返回
半城小说网
首页 > 玄幻灵异

死亡漫画许辉孟启义在线阅读

作者:悬镜

类型:玄幻灵异

大小:7.9MB

时间:2018-10-22 17:26:17

点击阅读

《死亡漫画》是网络小说作家“悬镜”著作的一本恐怖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许辉在进入一家漫画公司之后,发生的一些可怕的经历。

第一章深夜加班

我叫许辉,刚刚大学毕业,学的是绘画,毕竟是搞艺术的,想着毕业了怎么也不能饿到肚子。

可真正从大学出来才知道,一份好的工作挤破头也进不去,蹲了两个月的人才市场,发现空有一身抱负而使不出来。

最后还是听我妈的话,托关系进了一家漫画公司,给一个著名的漫画作家当助手。

应聘很顺利,专业对口,又找了关系,主管告诉我明天来上班。

上班第一天,就听说一名同事出车祸死了,主管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小伙子,行啊 ,才来第一天就搞了这么大一个动静 。”

我无奈的苦笑,说道:”主管,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我也没想到能遇到这么个事。”

“行了,别委屈了,赶紧上班,这几天老胡头七,晚上早点儿走。”主管意味深长的说道。

据说头七是还魂夜,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些东西还是宁可信其有比较好。

上了一周的班,除了那名作家脾气不太好之外,工作的还算不错。他的真名我也不知道叫什么,笔名叫林涛,看起来年过半百的老头,头顶都秃了,黑色的发丝中掺杂着近三分之一的白发,可实际上只有二十七岁。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近期新画了一本漫画,开篇第一章就是男主的同事出车祸死了。车祸现场画的特别血腥,人只剩下一个脑袋了,血浆和肉酱到处都是,看着心里很不舒服。

我也不知道这种东西怎么能过审,但既然是工作,我也只能在心里诽腹了,不敢明面上说出来。

“这是什么,我不是让你给我整理好的吗,你看看这些垃圾,滚!”我被从办公室里赶出来,连带着文件散落的到处都是,吸引了公司里许多目光。

整理好文件,走到没人的地方,我忍不住吐了口吐沫:“妈的,脾气还还真大,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火了一部漫画吗?”

说心里没有怨气是假的,被骂的次数多了,我也知道为什么他的助理换了一个又一个了。

“许辉啊,你也别太生气,他这人就这脾气,今天你加加班,好好整理一下,争取明天能出版了。”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朝着我走过来,怀里抱着一份文件夹,胸前呼之欲出,只是画着淡妆,却有着精致的容颜。

我笑了笑,道:“陈姐都开口了,那我就加个班。”

林姐走后,一个同事搭着我的肩膀,问道:“我发现最近林姐对你很关注啊,你们……”

“滚滚滚!”我没好气的把他推开,心里的阴霾也散去了不少。

稿件很多,整理起来很麻烦,被林涛这么一摔,彻底乱了套。吃过晚饭,我匆匆回到公司整理,一直整理到深夜才完事。

伸了一个懒腰,我准备回去了,扫了一眼电脑下面的时间,十一点五十九分。刚好在我看过来的时候,数字跳动了一下,变成了零点。

“完了,过时间了!”我心里一紧,胡乱把文件收起来,按下电脑关机键,连关机动画都没看完,转身就往公司的门口跑。

公司在十七楼,二百多平米的办公区,只有几台电脑在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为了节约用电,一直没有开灯,只能摸着黑。

刚从办公区出来,我听到一阵挪动椅子的声音,抬起头便看到不远处的宣传部站起来一个人影,朝着厕所走过去了。

我松了口气,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加班到现在啊。

打卡机已经关了,我只能到前台去登记,在小本子上写下名字和下班时间,然后往外走。

刚到门口,就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身后传出来,在空旷的办公区中被无限放大。我闻声转过头,声音瞬间消失了,办公区一片黑暗,原本亮着的几台电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

“有人吗?”我问了句,声音一直在办公区回荡。

没有人回答,寂静无声,只能听到我自己的呼吸声。

我皱了皱眉,刚刚还看到一个人在加班,怎么一转眼功夫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他是要吓唬我,迈开步子往回走,警惕的盯着四周。

回到办公区,依旧一个人也看不到,我直接按下灯的开关,洁白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楼层。

办公区空荡荡的,还是没有人,刚准备离开,我无意中瞥到地面上有些血迹,一直延伸到办公桌前。

好奇心驱使,我准备过去,这时灯滋滋的一闪一闪的,啪嗒一声直接灭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我变成了睁眼瞎,只听到一阵电脑启动的声音,电脑屏幕亮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坐在电脑前。

电脑屏幕的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慢慢转头,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

“老胡!”

我瞪大眼睛,头皮一阵发麻,老胡不是上周已经出车祸死了吗?

尽管只有一面之缘,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他身子上全都是血,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撵过一样,骨头碎茬都从肉里露出来了。

在我喊出名字的同时,老胡忽然站起来,椅子咣当一声撞在后面的桌子上,与此同时,电脑屏幕也熄灭了。

周围重新陷入黑暗,我背靠着墙壁,大口的喘着气,腿肚子有些发颤,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我不敢动,我也不知道老胡是不是还在电脑前,他的葬礼我还去参加了,不可能作假。

再说了,作假给谁看?

我越想越害怕,脸色越白,早就听说公司闹鬼,必须十二点前离开公司,难道是真的?

我的手摸到了灯的开关,深吸一口气,按了下去。

灯光亮起,刺的我眼睛发痛,可我却不敢闭上。眼前空无一人,电脑又重启了,椅子杂乱的靠在后面的桌子旁,桌面上还放着一个茶杯。

地面上的血迹也不见了,好像刚刚就是错觉一般,但我敢肯定,刚刚绝对不是错觉!

那个茶杯我认识,是老胡生前用的,我记得被他家里人拿走了的。

我大口的喘着气,后背湿漉漉的,全都是汗。我不敢再留下了,转身就跑,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公司!

到了门口,我惊恐的发现,门被上锁了。无论我如何的用力撞门,根本就纹丝不动,这个时候灯滋啦一声,灭了。

第二章 怎么没关系?

眼前重新陷入黑暗,我的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一边用力撞门,一边喊救命,希望巡逻的保安能听到。

“踏……踏……”

脚步声再一次从办公区响起,而且越来越近。我转过头,见到转角处出现一个人影,站着不动了。

他不动,我也不动,背靠着门和他“对视”。我的腿已经软了,要不是身后的门撑着,早就坐在地上了。

“老……老胡,是你吗?”我的声音都在颤抖,惊恐的瞪大眼睛,希望能看清走廊尽头的人影。

黑影没有回答,也没有动,就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提起了胆子,身后的门被锁死了,不管眼前是人是鬼,我都要去看看。

就在我下定决心的时候,那个人影动了,转身往办公区的方向走,直到消失在拐角处。

灯滋啦一声,重新亮起来。突如其来的光刺的我的眼睛睁不开,只能听到脚步声距离我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慢慢睁开眼睛,一股温热的液体滴落到我的头上,定睛看过去,我整个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在洁白的墙壁上,天花板上,到处都用血写满了“死”,血还在顺着墙壁缓缓流动。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前台上签到用的纸张漫天飞舞,几张纸飘落在我的脚下,上面同样的用血写满了死字。

地板上冰凉,我全然不顾,眼前的一幕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我没有勇气再去办公区了,依靠着墙角,警惕的盯着走廊尽头,生怕过了一会儿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再走出来。

还好灯光恢复了,光总是能给人一种安全的假象,在尝试了几次开门无果后,我躲在前台后面的柜子下,用鸵鸟埋沙的方式来欺骗自己。

老胡没有再出来,我悬着的一颗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冷静下来后,我忽然觉得老胡的样子有些熟悉。

努力回想,一张插图在我脑海中出现。我心里一惊,立刻打开手里的文件袋,把所有的漫画插图胡乱的摆放在地上。

看着插图上的车祸现场,我浑身都没了力气,怎么会这么巧?

就连那张脸,都和老胡一模一样。他侧着头,眼珠子瞪得老大,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似笑非笑。

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胡乱拿点儿东西把插图盖住了,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连思考都做不到了。

为什么老胡会出现在漫画里?

为什么林涛要用老胡来做漫画的素材?

为什么老胡“死而复生”?

老胡真的已经变成鬼了吗?

刚刚我看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睡梦中,老胡那个血肉模糊的身体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一次次逼近我,质问我:“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被逼到死角,被问的崩溃了,我歇斯底里的回了句,却听到咔哒一声开门声。

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前台下的空隙里,一阵脚步声从柜台旁响起,越来越近。

我惊恐的盯着脚步声的方向,眼睛一眨不眨,一个影子停在柜台旁了。

我的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心里一直在说,不要往前走了,不要往前走了……“我曹,许辉,你怎么在这儿?”眼前出现一张人脸,吓了我一跳,头撞在柜台的木板上,疼的要命。

我记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了,只是一周的时间,我不可能把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记清楚。

“但好歹是一个人。”我松了口气,从柜台下爬出来。

蜷缩了一个晚上,我浑身麻的的难受,天已经亮了,灯却还点着。看着洁白的墙壁,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用了近十几秒才想起来,那些用血写的死字不见了。

昨夜的事就好像一场梦一样,如果不是梦,眼前的墙壁要怎么解释?如果是梦,那这个梦也太过真实了,那个血淋淋的场景,让我根本忘不掉。

那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手里拿着帮我整理好的漫画插图递给我,有些惊讶的问道:“你该不会在这里睡了一夜吧?”

我顺手接过来,结果最上面的第一张插图,就是老胡的车祸现场。

我的手一抖,文件再一次从手里滑下去,散落了一第。

“兄弟,你昨晚不会是看到什么了吧,听说昨晚就是老胡的头七的第七天……”

他后面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脑袋里不停的环绕着头七,还魂夜。

我原来是不相信这些的,可昨晚发生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去相信。

老胡的鬼魂真的回来了!

我想到了老胡在梦里不停的问我为什么,是他在给我托梦吗,他到底想问什么?

“哥们,你不会真的看到老胡了吧?”

那人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也没管他,径直走到办公区,已经有一部分员工在工作了。

我绕开人群走到宣传部,昨晚看到老胡的位置,电脑开着,在办公桌上放着一个水杯,和昨晚看到的一模一样。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转头问那个人:“老胡生前是在这里工作吗?”

那人没有回答我,却收起笑脸,凝重着脸色,问我:“你告诉我,你昨晚是不是真的看到老胡了?”

“我看到了。”这句话好像抽空了我所有的力气,颓然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那人把我拉起来,点了一根烟,拉着一个椅子坐在禁止吸烟的标识下,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我都要告诉你,昨晚老胡确实回来过,你被他缠上了。”

“为什么?”我本能的问道。

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估计是有什么冤屈吧,也有可能是你和他的死有什么关系。总之,他肯定是有怨念。”

“他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顿时急了,辩驳道。

同时我的心里却想着,他死的那天刚好我来公司,该不会他以为是我克死他的吧?

“怎么没关系,你再好好想想……”那人盯着我,面色越来越凝重,又抽了一口烟。奇怪的是,主管就在宣传部门外,看到了竟然没有来管。

第三章 不存在的人

“我唯一能想到的关系就是在我来的当天,老胡正好死了,但这也只是巧合而已,总不能说是因为我来了,他才死的吧?”我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就是这个!”那人站起来,盯着我,说道:“就是因为你来了他才会死!”

“啊?”那人的话让我脑子一片空白,不明白这怎么就和我有关系了。

那人也没有和我解释的意思,接着问道:“你现在肯定想辞职对吧。”

我点头。经历了这种事,换做谁也不想继续做下去了。

“你不能辞职!”那人冷声道:“他已经缠上你了,你现在要辞职,他只会立刻杀了你!”

“为什么杀我,他不是我撞的,凭什么来找我?”我隐隐约约意识到,我被眼前的男人牵着鼻子走了,不管怎么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和我毫无关系,我不会傻乎乎的承担老胡的冤屈。

那人冷眼看着我,烟已经燃到手指头了,他把屁股弹到窗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说道:“信不信由你,我先走了。”

直到那个人离开,我也没有想到他是谁,公司里的人太多了,我一个才来的不可能一一记清。

一整个白天我都浑浑噩噩的,手里的漫画插图也没给相关部门送去,奇怪的是也没人找我。他们都自己忙着自己的,偶尔会有交流,对我视而不见。

一直到晚上,一个男人来到我身边,问道:“小许,我看你今天心神不宁的,发生什事了?”

“你是?”我在脑海中搜索着眼前男人的名字。

他笑了笑,伸出手道:“我是林涛先生的经纪人,今天刚出差回来,他一天不见你,让我出来找找。”

“哦。”我站起来和他握了下手,心想着这七天从来没见过他,原来是出差去了。

他年纪看起来三十多岁,笑容很和善,继续问道:“你是不是在公司遇到什么难处了,林涛先生这个人虽然脾气差了点儿,但人还是不错的,相处的久了你就知道。”

“没事,不是因为公司的原因,是我个人的私事。”我心里还想着是不是要辞职的事,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

他也不生气,语气一直很和善,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果不是公司的事,那我想应该是你生活上出问题了。”

我很烦,这个人一上来就问东问西的,我不想理他,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又不能发火,只能憋着一股气敷衍着。

聊了一会儿,更多的是他在那自问自答,他站起来。

我以为他是要走了,结果他却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说道:“小许,我见你是林涛先生的助手,就提醒你一句,如果遇到什么无法解释的事情,现在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他的话让我心头一跳,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问道:“你知道?”

“我知道。”他肯定的回答。

我深吸一口气,指着旁边的杯子问他:“你知道这是谁的?”

他朝着杯子看了一眼,所答非所问,说道:“我只知道昨晚这里出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

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要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我好像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一般,将昨晚发生的事情竹筒倒豆子般全都说了出来。

当然,他是林涛的经纪人,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没把他漫画中画出了老胡的死亡现场说出来。

说完后,我问他:“你有解决的办法吗,我不想稀里糊涂的当别人的替死鬼。”

“你说,你早上和一个人坐在宣传部里?”他一手捏着下巴,问道。

我点头,苦笑一声,说道:“就是他告诉我辞职了会让我惹来杀身之祸,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纠结了。”

没想到他却反问我:“你早上真的是和另一个人在宣传部,而不是自己?”

“没错。”我心里疑惑,他为什么一再强调是和另一个人。

他深吸一口气,眼睛盯着我,凝重着脸的说道:“早上我看到的,是你自己进的宣传部,之后也一直也没有另一个人出来,至始至终,都是你一个人。”

“怎么可能!”我呼的一下站起来,本能的反驳道。

他指着外卖办公区的人,低沉着声音说:“你可以自己去问问,他们总做不了假。

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感觉我浑身都在抖,如果说他们都看不到早上那个人,只有我自己能看到,那是不是说明,那个人也是……

去询问的时候,我还抱着一丝期望,但听到他们清一色的回答后,我彻底绝望了。

“早上不就你一个人吗,和你说话你还不理。”

“只有你自己啊,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许辉,你是不是发烧了啊,怎么可能还有其他人,我一直在盯着你呢!你小子偷懒,小心我去主管那告你状啊!”

……

这样的回答还有很多,我一连问了五六个人,都是同样的结果,早上确实只有我一个人,那个人不存在!

回到椅子旁坐下,事到如今我反而镇定了许多,重新理清了一下思绪。我决定主动出击,不能坐以待毙,不能等老胡来找我,也不能等早上那个不存在的人来找我。

既然老胡盯着我,早上那个不存在的人来找我,说明我身上肯定有什么东西,或者说在我身上发生的什么事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或者说是误会。

想清楚后,我对着林涛的经纪人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还以为你会问我怎么办。”他笑了笑。

我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看,我不相信他会无缘无故的帮我,也不相信老胡会无缘无故的害我。我想,这件事肯定有起因,就在我来的那天。

他和我对视了一会儿,无奈的说道:“如果我说我只是看在林涛先生的面子上,你相信不?”

我没说话,依然盯着他。

他无奈的耸了耸肩,继而说道:“我这不是在帮你,是在帮林涛先生,有东西盯上他了。”

第四章 提线木偶

他用的是东西,而不是人,我顿时就想到已经死了的老胡。

林涛的经纪人也没有和我解释的意思,站起来准备走了,临走前留下一句话:“如果你不想死,最好再也不要见那个人。”

“你好好想想,你真的见过他吗,他说的那些话,公司里真的就流传过 吗?”

“事实上,只有你能看到他,也只有你能和他说话。他说的,只有你自己知道是真是假,我不能给你判断。”

“我只能给你一个提醒,这个世界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你的眼睛还太 脏,等你能看清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坐在椅子上,我的心里很乱,没想到刚刚毕业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这么“危险”。

我不知道应该去相信谁,林涛的经纪人肯定也有他的目的,那个人出现在我面前“提醒 ”我,也肯定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只有我最可怜,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直到现在,我才恍然间反应过来,我对那个人的记忆很模糊,好像他一直子在公司里,但也从来没有和公司的人有任何的接触。

好像我和他说过几句话,但是从来没提到过名字的问题,好像我和他认识的,但是又不认识。

也许林涛的经纪人说的没错,只有我自己能看到他,但是为什么只有我能看到?

辞职看样子是不能辞职了,只是再这样待下去,又能撑得了几时?

抬起头,办公区冷冷清清的,电脑上的时间已经跳到了晚上八点,早就下班很久了。只有几个加班的员工坐在电脑前,脸被幽蓝色的电脑屏幕照的特别诡异,好像尸体一样。

我害怕再遇到老胡,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脚,站起来离开了。

到了门口,我感觉到一道目光从我背后盯着我看,本能的转过头,看到老胡的电脑前坐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

我的心陡然提起来,慌忙转头,加快脚步往公司外面走。

出了门公司的大门,我还是能感觉到老胡在身后盯着我看,冷汗簌簌的顺着脸颊流下来,衣服没过多久就湿了。

走廊里很黑,声控灯也不亮了,我知道是因为老胡的原因,腿肚子发软,只能逼着自己往前走。

我没走电梯,这个时候走电梯就等于找死,顺着楼梯一路跑下去,终于摆脱了那到视线。

站在马路中间,我大口的喘着气,身上好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全都湿透了。

我浑身都在抖,眼皮一跳一跳的,肌肉在痉挛。咬着牙,我强行提起一口气,在路中间拦了一辆车,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往我家开。

上车的一瞬间,我眼角的余光无意中撇过公司的楼下,一个血肉模糊的黑影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个铁质的有些被磨得掉漆的水杯,阴冷的盯着我看。

我打了个寒颤,再也不敢停下,慌忙上了车。

司机是一个话痨,不停的和我说话,我满脑子都是老胡的事情,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只是偶尔嗯一声表示回应。

终于到了小区门口,付了车钱后,司机指了指我的身边,竖起一个大拇指,说道:“话说兄弟,你女朋友够漂亮啊,人也好 ,你还真是有福气。”

“我女朋友?”我一时间没转过来弯,等反映过来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开走了。

我只感觉遍体生寒,我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女朋友了?

我明明记得刚刚是我自己上的车,车后座上一个人也没有,联想到司机一路上不停的说,我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脊背升起,直插心肺。

我心有所感的转过头,身边空荡荡的,可让司机那么一说,我总觉得这里站着一个“人”。

“妈的!”我吐了口吐沫,骂了一句脏话,给自己壮胆。

我租的房子距离公司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已经算是外环了,除了地方偏僻了一些,环境倒是不错。

一路上,我不停地回头看,总觉得司机口中所谓的“女朋友”在跟着我。老胡的事情还没解决,再多一个女朋友,我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好两说。

回到家里,我推开门立刻闪身进去,转过头把门锁死,这才松了口气。打开灯,光明充斥在并不算大的房间了,总算多了几分安全感。

昨天一晚上没有休息好,白天又紧绷了一天的神经,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梦里,我又梦到老胡来找我,瞪着眼睛,不停的问我为什么。

早上醒过来,床单已经湿透了,身上全都是汗。我惊恐的瞪着眼睛,还没从梦中的情景缓过来,再这样下去我非要被折磨死不可。

“吱呀……”

卧室的门缓缓打开,一阵冷风吹过,我打了个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变得很安静,连外面的鸟叫也听不到了,只剩下我粗重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以及慢慢打开的房门。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卧室的门,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心脏砰砰直跳,自己都能听到剧烈跳动的声音。

门开了,后面是客厅,窗户半开着,白色的窗帘随着风舞动。

就在窗帘再一次飞起来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窗帘后面。我一直警惕着,呼的一下从床上做起来,神经崩的紧紧的。

风吹过去,窗帘慢慢落下,后面什么也没有,好像刚刚是我的错觉。

一次可能是错觉,但是从我前天夜里看到老胡开始,怪事就一件接着一件,再用错觉来解释就是自己脑残了。

我慌忙穿好衣服,脸也没洗从家里跑了出去,拦了一辆车直奔公司,我要去找林涛的经纪人!

路上,我一直问司机我身边是不是坐着一个女人,司机被我弄得神经兮兮的,半路上就把我给赶下去了。

这里已经接近公司了,我一路小跑,终于在五分钟后到了公司的楼下。

刚准备上去,我看到从电梯里走出来一个男人,心里一惊,想到了林涛经纪人和我说的话,转身就走。

可惜还是晚了,那个男人朝着我喊了一声:“许辉!”

我加快脚步想要离开,结果没走出两步,那个人就从后面追上来了,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问道:“许辉,我正找你,你跑什么?”

第五章 见义勇为 

“我没跑啊,准备去买包烟抽。”我尴尬的笑了笑,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那人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今天又不上班,你来公司干嘛?”

“不上班?”被他一提醒,我才忽然想到今天是周末,根本不用上班的。

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一个让我背后冷汗直冒的事,既然今天是周天,那昨天为什么公司还有那么多的人?

我的反应被那人看在眼里,他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用力抓着我的胳膊,拉着我到了公司的大楼里。

他的力气很大,我尝试了几次没有挣脱开,被他一直拉到楼梯的拐角,他才压低声音问我:“你昨天是不是一直在公司?”

我心虚的点点头。

“你看到了什么?”他盯着我的眼睛,和刚刚判若两人,目光锐利,直刺我的内心。我甚至有一种感觉,我心里在想什么都能被他看穿。

我的头皮有些发麻,如果说昨天不上班,那昨天公司里的人是怎么回事?

我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咬着牙问道:“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

“我是人是鬼,你好好看看,我到底是人是鬼!”他怒极反笑,拉着我往外面走,随便找了楼里的一个人,指着自己问道:“你能看到我吗?”

“神经病吧你!”

他连续找了两三个人,都能看到他,已经不需要证明什么了。

我跟着他回到楼道拐角,他自我介绍道:“我叫孟启义,公司里负责电力维修,你对我印象不深也正常,告诉我你昨天都看到了什么?”

“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越陷越深,我不知道这家公司有什么秘密,但你肯定是被盯上了。”他见我不说话,又一次补充道。

我咬了咬牙,心里在交战,不知道应该是相信他的话,还是相信林涛的经纪人的话。他们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一个人在骗我,昨天我也在公司问过,他们都说看不到孟启义。

“等等!”我耸然一惊,如果说那些“人”不是人呢,他们说的话还有可信度吗?

“你等我下,我打电话确认一下。”

孟启义点点头,到一旁点了一根烟自顾自的抽起来,我也拨通了同事的电话。

“老李,昨天你上班了吗?”

“昨天?不是周末吗,上什么班啊?”

“王哥,你昨天上班了吗?”

“许辉,你是不是发烧了啊,昨天放假上个屁的班,不说了,老子还有事……”

“哎,小林啊……”

打了四通电话,我的心越来越冷,脸也越来越苍白,所有的人回答的都是,昨天放假,没有去上班。

可是昨天,我确实在公司看到了他们,而且还问他们是否看到了孟启义,结果得到的答案都是只有我一个人。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林涛的经纪人,立刻给主管打电话,问道:““主管,林涛是不是有一个经纪人在外地出差啊?”

主管的声音很疑惑:“没有经纪人,许辉,你是不是记错了,他一直都只有一个助理。”

“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电话挂断后,我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颓然的坐在楼梯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大白天,街上艳阳高照的,我却浑身发冷,心里怕的要命。

孟启义从一旁走过来,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你恐怕是被遮了眼睛,你看到的那些,根本就不存在。”

“你是谁?”我转过头,警惕的后退一步,冷冷的看着孟启义,随时准备跑。我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他还能在公共场合对我做什么。

不管怎么样,林涛的经纪人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我不能完全的相信孟启义,也不能完全的相信林涛的经纪人。更何况,他是人是鬼还是个问题,如果是人,他到底是谁?目的是什么?如果是鬼,他为什么不在昨天趁机杀了我?

孟启义愣了下,手僵在把空中,脸色有些僵硬。但他很快就恢复了,阴沉着脸盯着我,说道:“你还是不信我?”

“不是不信,是不敢相信。”我站在门口,身子绷紧,随时准备往外面跑。我的神经已经被折磨的特别敏感,我不敢相信任何人,我不知道谁是人,谁是鬼,也不知道谁在骗我。

“我就是孟启义,一个普通的电力维修工人,这是我的工作证件。”说着 ,孟启义从兜里掏出一张电力工的证件,上面确实是他的名字和照片。

我还是没有弯曲那相信他,狐疑的问道:“你是电力工人,为什么会懂这些?”

“为什么我不能懂,谁规定学了电工就不能学周易?”他反问我。

我沉默了一会儿,在心里思考着他话的真实性,最后决定试一试,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没有为什么,见义勇为。”他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他的话让我怀疑,可是说的又是那么郑重其事,有时候他像一个街头混混,有的时候又显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气势,让我有些犹豫不决。

事实上,我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老胡盯着我,身边又跟着一个看不见的“女朋友”,还有林涛的经纪人,以及周六看到了许多“朋友”。

仔细想想,好像能帮我的也只有眼前的孟启义了,除非我不想活了。

孟启义似乎也知道现在我走投无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问道:“考虑好了没有,你要是不信我,我现在就走,反正我也不损失什么。”

说着,他真的做出要走的样子。

我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肯定不是他和我说的那样见义勇为,无利不起早,在这个社会已经成了不成文的准则。

“我相信你,你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我妥协了,不妥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半个小时后,我从公司的大楼里出来,天空中一片乌云从远处飘过来,逐渐遮住了太阳。

起风了,天空中隐隐传出一阵闷雷声,没过多久就落下了豆大的雨点,逐渐连成一片雨幕。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小说阅读”,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在线阅读
所有评论()

最新小说

推荐阅读

40962 女教授的房间漫画在线观看韩国漫画《女教授的房间》是一部人气超高的污漫画,又名《超级女孩》。这部漫画讲述了都市中一群男女混乱的爱情故事,其中有教授和学生、女神和屌丝...各种污场合,各种让人想入非非的情景,分分钟引爆你的眼球... 40988 淫乱办公室韩国漫画在线阅读韩国漫画《淫乱办公室》又名《迷情办公室》,讲述的是办公室里一群男女的混乱关系。长相一般的中年男上司,他是怎样逼迫这些年轻貌美的女下属和他做那种事情的呢?属于这间办公室的故事就此开始了... 40987 淫乱办公室漫画在线观看韩国漫画《淫乱办公室》是最近一部很火爆的污漫画,在这家看似普通的公司里,色色的中年男上司与三个美女下属之间似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究竟会发展出怎样的故事呢?感兴趣的一起来看看吧! 40839 职场秘事漫画在线观看韩国漫画《职场秘事》又名《迷情办公室》,是最近超级火爆的一部韩国污漫画,画风和剧情都很给力。一个霸道强硬的坏上司,每天的乐趣就是调戏骚扰办公室里的三个美女员工,就连社长的女儿也不放过,这个办公室变得异常的迷乱... 41388 老赵孙潇潇_极品教练在线阅读《极品教练》是由作者“学车小姐姐”所著。主要讲述了老赵在驾校当教练,班里有个女学员孙潇潇长得十分性感迷人,他动了心,一直想要将她追到手。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宁国绰址信用担保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