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半城小说网
首页 > 言情

林落霍御宸阅读_绯闻柔妻蚀骨撩小说

作者:金多多

类型:言情

大小:16.2MB

时间:2018-11-19 11:12:16

点击阅读

《绯闻柔妻蚀骨撩》主要讲述了林落上一辈子为了自己的亲人,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可是最后换来的却是失去所有。重生回到十年前,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林落霍御宸阅读_绯闻柔妻蚀骨撩小说?

01:结婚十年的丈夫

林落睁开眼睛,对上一双熟悉的深邃眼眸。

“唔!”暧昧的嘤咛声自她唇间溢出。

看清身上的人,林落不顾身体撕裂般的疼痛,热情地迎合。

听说人死后,能看到生前记忆最深刻的场景。

她却重新感受了自己第一次被霍御宸肆虐掠夺的疼痛,这一次她没有逃避,反而更真切地感受他的存在。

“没想到林小姐这么热情。”染上情欲的暗哑嗓音在林落的耳畔响起,带着他一贯的戏谑促狭。

“唔……”林落双手缠上他的脖子,微微扬起脸,想要亲吻他的唇,可身下的疼痛又让她实在难以忍受,颤声道:“疼!”

翌日清晨。

“林落?”

林落睡梦中感觉到有只手在戳自己的脸,把脸埋进那人性感的胸膛里,闷声道:“霍御宸,你别闹。”

霍御宸见她亲昵却又无比自然的姿态,有些怔忡,又一次戳她的脸。

“林落!”

啧!林落恼火地睁开眼睛,没好气道:“霍御宸,你滚,吵死了。”

霍御宸“……”

怀里怒视着自己的小女人让他有种错觉,仿佛两人这样的状态已经发生过无数遍。

林落懒懒地阖上眼眸,寻求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打算继续睡。

片刻后,也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所有意识瞬间汇拢。

霍御宸不是死了吗?

而且自己也饮弹自尽了。

可是,身旁这个人明明就有温度。

想到这里,林落腾地从床上坐起来,却不小心扯到痛处,轻呼一声。

周围的摆设似曾相识。

她盯着面前的霍御宸,脸还是那张妖孽耀眼的脸,只是深邃的眼眸浮着一抹玩世不恭的随意潇洒,完全没有岁月跟阅历浸染过后的成熟优雅。

这分明就是他十年前的样子。

林落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指尖缓缓地伸向他完好的胸口,那里的皮肤光滑细腻,别说伤口,就连一丁点疤痕都没有,她语气带着怜惜轻声道:“霍御宸,疼不疼?”

霍御宸眉尾微挑,反问道:“为什么会疼?”

对啊!没有伤口,怎么会疼?可他明明为了救自己,心脏中枪了不是吗?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依旧没有被子弹穿透的伤口。

此情此景,还有眼前的人,让林落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

她重生了。

重生在自己被林初雪设计陷害,跟霍御宸一夜错乱的那晚。

她猛地扑过去狠狠地把霍御宸抱住,劫后余生的感觉恍如隔世,她却还能这样抱着真实的他。

霍御宸霍御宸!

心中呐喊他的名字,深深陷入前世的记忆中,眼前这个男人……是她前世结婚十年的丈夫。

粉唇缓缓滑落,温热的吻落在他的胸口,带着深深的眷恋和疼惜。

霍御宸俯首看着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男人勾着嘴角,笑意诡谲,“我是男人。”

林落一时间竟有些不适应眼前邪肆张扬的容颜,微微愣了愣,讷讷开口道:“所以?”

“所以……”霍御宸贴近她的耳畔,菲薄的唇轻启,“会有感觉。”

林落只是失神瞬间,“唔……你轻点!”清秀的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

身上的男人不知餍足,这一世初经人事的林落早已疼得七零八落,可又不忍心把他推开。

一个小时后!

霍御宸慵懒地靠在床头,手穿过她的发丝把玩着,语气凉薄,“说说看,这次你又想玩什么花招。”

林落侧趴在他身旁,裸露在外的后背染上些许暧昧的痕迹,她感觉全身像是散架一般,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不想搭理他。

脑子却飞速运转,其实她跟霍御宸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但两家关系却势同水火,所以每次她见到霍御宸不是冷嘲热讽,就是指桑骂槐,两人的关系可以说很紧张。

昨晚她名义上的妹妹林初雪十八岁生日,林落喝了一杯她拿来的酒,身子便着了火一般,她秉着最后一丝理智,逃离那个地方,却撞上浑身酒气的霍御宸,接下来便有了昨晚那一幕。

跟前世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她没有大哭着骂他混蛋。

林落的嘴角意味深长地勾了勾,“你猜!”

霍御宸冷哼一声,把手从她发间收起,“你最好老实点,你那点雕虫小技,在我面前都不够看。”

林落半阖着眼,很享受待在他身旁的感觉,嘴上却习惯性地回怼:“怕我对你有阴谋,还把我捡回来,什么毛病。”

闻言,霍御宸捏住她的下巴,端着她的脸细细打量“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林落轻啧一声,拍开他的爪子,警告他,“风流够了麻烦霍少把这件事忘了吧!”

霍御宸松开手翻身下床,“现在知道害怕了?年纪小小不学好,偏学人嗑药,你说林家豪要是知道你跟我睡了,会不会打断你的腿?”

岂止打断腿,上辈子都被扫地出门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造就了林落终生的遗憾,她把错全归咎在霍御宸身上。

“霍少应该不是这么大嘴巴的人吧?”

“那不一定,野蔷薇的味道不错,说不定我就看上了。”

林落忍着身上的疼,艰难地从爬起来,“霍御宸,其实昨晚我是被人陷害的,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是你。就算我要捉弄你,也不可能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

闻言霍御宸斜睨他一眼,只听他冷声说道:“最好是这样。”说完,转身进了浴室。

林落看着消失在浴室门口的背影,浑身脱离倒在床上。

居然重生了。

这一世,她还没有被林家豪扫地出门,弟弟还没有去世,还有当年妈妈自杀的真相,她一定要查出来。

至于霍御宸,林落透过毛玻璃看着里面晃动的人影,想到跟他互相折磨那十年,不禁红了眼眶,霍御宸!这辈子,我一定不会再辜负你对我的心意,我发誓。

既然上天给我一次重活的机会,我一定会努力变得强大,改写前世所有的悲剧。

02:龌龊的交易

下午林落回了林家,在回去之前,她去了一趟市中心的一个偏僻角落。

上一世,林落回家发疯似的把始作俑者林初雪打了,那时候林家豪跟于美玲都在家,林落顺利地陷入众矢之的,她不敢说自己被下药,跟霍御宸发生了关系,最后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被狠狠地责罚了一顿,甚至在祠堂跪了一晚上。

林落进门,一楼的大厅只有几个佣人在忙碌着,见到林落回来,不冷不热的打招呼。

林落不甚在意,转身上楼去。

路过书房的时候,见门虚掩着,便放轻脚步。

里面传来低低的交谈声音。

“爸爸!那杯酒我真的是亲眼见姐姐喝下去的,不可能会出错。”第一个传来的,是林初雪有些啜泣的声音,活似受了多大的委屈。

林家豪冷冷说道:“既然她喝了酒为什么还给她跑了,你知不知道李总现在多生气,如果我不把林落交出去,他就让你去陪他。”

林落听到这里,倏地冷笑起来。

她一直以为,给自己下药的人是林初雪,她看不惯自己而已,却没想到,这一切是林家豪,她所谓的亲生父亲的意思。

“老公这怎么行啊!那个李总也不看看他长成什么样子,手段多凶残,要是我们小雪落在他的手里,那一辈子就毁了呀!”于美玲惊恐地说道。

“爸爸!我不要陪那个李总,我会没命的。”

“那你要我怎么办?现在公司出了问题,就等着李总的救命钱,他不松口,我的贷款根本就下不来,到时候,你们都喝西北风去。”

林落的脸色渐渐冷下来,早在上辈子,林家豪得知她跟霍御宸在一起,二话不说把她扫地出门的时候,她就对这个家再没有念想了。

可……不可否认的是,心里还是会有那么一点愤怒。

林落真想进去狠狠扇林家豪一巴掌,禽兽,人渣,你怎么能对你的亲生女儿做出这种事情来?到底……还是不是人?

最终,林落却什么也没做,选择了隐忍,她不能进去,她还有留在林家的理由。

“老公,你再想想办法,一定还有办法的,不如,我们让人把林落绑起来送到李总身边,小雪是万万不行啊!”

转身之际,听到于美玲的话,林落猛地顿住脚步,她也挺想知道,在亲生女儿跟于美玲带来的拖油瓶之间,林家豪会选择哪一个。

“我再想想办法,如果不行,也只能这样了。”

听到这句话以后,林落轻嗤一声,不再停留,放轻脚步上了二楼。

二楼主卧。

林落蹲着身子,面无表情地拆开床头灯,按照之前卖监听器的老板教的方法,把监听器装上去。

她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完成上辈子没有完成的事情——找到妈妈当年抑郁自杀的真正原因,却没想到听到了这样一出精彩的好戏。

粉唇漾起一抹淡笑,想把她送到李总床上是么?那就尽管来好了,我并不介意让你们尝尝,什么叫恶有恶报。

她在主卧的举动无人知晓,当她笑意盈盈下楼的时候,餐厅里的三人见到她都愣了。

“爸爸,阿姨,小雪。”林落自然随意地跟他们打招呼,然后落座。

林家豪眸底带着分明的警惕,“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落微微一笑,“半个小时以前吧!我回来拿点东西。”

半个小时以前,正是他们在书房交谈的那个时间段。

林家豪听到她的话,脸色更难看了,斥责道:“回来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说话间,若有似无地看着林落的双眼。

“我回来的时候你们都不在。”林落的表情很无辜。

看着她面色如常,桌上的另外三个人都吃不定昨晚她喝下的酒到底有没有发作,有没有听到刚刚书房里的交谈。

而林初雪此时满脑子都是林家豪刚刚说的话,要是不让林落陪李总,就要她去,她见过那个李总,年纪比林家豪还大,脑袋上秃地能数清几根毛,满口泛黄的烟牙隔着十米的距离看着都想作呕,还有那个比怀孕八个月还大的肚子。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看着对面的林落,心里生出一股狠意,她死也不会陪李总的,昨晚让林落逃了一劫,今天她自己送上门来,不能再让她跑掉了。

林初雪扬起甜美的笑容,天真无邪地问林落,“姐姐,昨晚你去哪儿了呀?我一转身就不见你人了。”

林落回以“温柔”的笑容,“昨晚喝了一点酒,有些头晕,我就先离开了,你忙着招呼朋友,我就没过去打扰了。”

林初雪狐疑地看着林落,难道真的是昨晚的酒没效?否则依照这个贱人的性格,不可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林落依旧笑得人畜无害,专心吃饭,她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对自己有所怀疑,前世没有经历过那些悲剧的林落,性格单纯又冲动,如果知道林初雪给她下药或者林家豪想要把她送人,是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冷静的。

“昨天可是我十八岁生日呢!姐姐都没有好好陪陪我,我不管,今天你可不能逃了。”林初雪噘着嘴,孩子气地说道。

林落的眉头微不可见地挑了挑,不可否认,十八岁的林初雪撒娇卖萌的样子看起来单纯无害,很能得人好感。

她笑道:“好,我今天住在家里,好好陪陪你。”

林家豪跟于美玲看到这里,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下来了,林落的反应,明显是一点都不知情,不然不可能装得这么镇定。

“家里一点都不好玩,我今晚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保证你喜欢。”林初雪见她答应了,顿时笑逐颜开。

“好呀!你开心就好。”

林落笑意更甚,心里忍不住啧啧称奇,如果不是她此时身体里住着一个三十岁的灵魂,真看不出来林初雪只是在演戏而已,面上看,完全是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原来她的演戏天赋在这个时候就显露出来了,不愧是未来的影后呀!

03:林小姐

华灯初上,A市的夜生活才开始。

坐落在市中心酒吧街黄金地带的倾城酒吧正热闹,舞台上,性感妖娆的舞女随着音乐灵活地摆动腰肢,引得台下的男子呼声,口哨声绵绵不断。

林落跟林初雪一起坐在吧台前。

“姐姐!你喜欢喝什么酒呀?”林初雪凑到林落耳边,殷勤地问道。

“跟你一样的就好。”林落淡淡道,转身背对吧台,看着台上舞女香艳的舞蹈,她在给林初雪创造时机。

果然,林初雪见她毫无防备,心里忍不住雀跃,随口就点了一打鸡尾酒。

酒上来,她不动声色地把一粒药丸放进酒杯里。然后推到林落面前,“姐姐,咱们喝一杯吧!”

林落把酒杯拿起来端详,“这酒不烈吧?”

虽然灯光很暗,但林落还是看见了沉淀在杯底的白色粉末。

心里有些好笑,这个林初雪,果真是迫不及待地找死。

“这个呀!是彩虹之夜,可好喝了,酒精浓度也不高,姐姐你放心喝吧!”

林落举着杯子,在林初雪迫切的眼神下,缓缓地靠近自己的唇。

林初雪迫切的眼神越瞪越大。

只是杯子快到嘴边的时候,林落的动作突然顿住了。

“怎么了姐姐?”

林落没有错过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放下杯子,轻笑道:“我先去趟洗手间,等我回来,咱们再喝。”

“欸……”林初雪还没来得及阻止,林落已经转身离开了,她的眼神徒然变得阴狠。

就差一步!

转而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迅速发了一条短信,万事俱备以后,才看向洗手间的方向,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今晚无论如何,她都要完成爸爸交代的事情。

十分钟以后!

林初雪在原地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她不断的朝着洗手间方向张望。

这个贱人怎么还不回来?

林初雪从一开始的笃定,变得有些焦躁,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的耐心也被消耗殆尽,起身去了洗手间。

林落一直呆在角落,见她离开,便回到了吧台。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两杯鸡尾酒,好一会儿,才把两杯酒的位置调换了。

林初雪在洗手间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林落人,回来见到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随即恼怒地朝着林落吼道:“你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我没找到洗手间,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蠢货!林初雪心里暗骂道。

见林落听到自己说话的语气皱起了眉头,林初雪生怕会坏事,稚嫩的小脸堆起委屈,“你回来就好了,我刚刚也是太担心你,所以说话的语气有些冲,姐姐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怎么会。”林落一笑置之。

“那我们喝酒吧!”

见林落把杯中的酒喝完,林初雪这才爽快地喝掉她面前的酒。

一打鸡尾酒,不一会儿就喝完了,林初雪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提出要回去了。

姐妹两在酒吧里的举动,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侧目。

场内灯光闪烁,角落的大卡座上,一双深邃的眼眸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对各怀鬼胎的姐妹花。

这一切自然也落在旁边的顾默眼里,他凑到霍御宸的旁边说道:“啧啧,谁说这个林落傻啊!我看林初雪被卖了估计还帮她数钱呢!”

“只能说还没傻到无药可医。”

顾默只见他嘴唇动了动,却没听清他说的话,他脸上的表情很兴奋,“不过这个林落也挺狠的,好歹是她妹妹啊!你说我要不要去英雄救美。”

霍御宸斜睨他一眼,“要你多事。”

“诶,你不是跟林落不对盘吗?我们去坏她好事,肯定能把她气死。”

霍御宸从沙发上站起来,顾默连忙追问,“你去哪儿?”

霍御宸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径自离开了。

那头两人离开酒吧以后,林初雪喝下的酒似乎起效了,她脸色绯红,挽着林落的手臂,喃喃道:“好热。”

林落但笑不语。

“姐姐,你今晚跟我回家住吧,我朋友的车就在那里,我让他送我们回去好不好。”林初雪指着就把门口一辆黑色轿车说道。

“不用了,我送你过去坐车。”

林初雪此时只感觉到天旋地转,任由林落牵着她走。

走到黑色轿车面前,车上下来一个黑衣男子,他笑得极其猥琐,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千娇百媚的林初雪,“李总让我来接林小姐,这位就是吧?”

林落木然地点头,林初雪也是姓林,这话并没有毛病。

男人把后排的车门打开,直接把林初雪接了过去。

“行了,没你的事了。”

就这样林落松开了手,眼睁睁地看着林初雪被人带走了。

车子绝尘而去,她站在原地,冷冷地勾起嘴角,林初雪,希望今晚以后你能学会什么叫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好好享受你的今夜吧!

林落转身正欲离开,却不小心对上一双满是戏谑的眸子。

在她身后不远处,帅气耀眼的霍御宸正站在那里,狭眸正睨着她,林落眼神瞬间慌乱,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你怎么会在这里?”

霍御宸双抽抄兜,深邃的狭眸带着一缕幽光,“来看看今晚还有没有美人捡。”

林落的心里很快恢复平静,他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又何必心虚,“是吗?那不知道霍少捡到了没有?”

“如果你愿意跟我走的话,那就是有。”

林落走过去看着眼前的妖孽,大胆地勾住他的脖子,眼尾微挑,“我竟不知道,霍少还有这样的嗜好,不知道你的肾,现在可好?”

近距离看着他精致的五官,鼻间还有淡淡的专属于他的气息,林落心跳得飞快,这样的感觉,哪怕上一世,也从未体会过。

霍御宸听出她的讽刺,直接把挂在身上的人给甩开。

林落被甩得猝不及防,惊呼一声,身子朝着大马路栽去。

只是意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临,却落在了一个结实宽厚的怀里。

霍御宸在她栽倒的前一秒,把人给拽了回来。

腰上的大手强而有力,林落心里猛地钝痛,她想起当初霍御宸死在自己怀里的样子。

04:我想你了

她的目光深情且包含着太多让人看不懂的情绪,像是悲伤,又像狂喜,还有……怜惜?

霍御宸捏住她的下巴,仔细地审视她的五官,还是那张欠调教的嘴脸,明明他一根手指都能捏死的小女人,却三番四次挑衅自己。

可是……

视线落在那双带笑的桃花眼上。

霍御宸终于发现到底哪里不对劲了,她的眼里,少了对自己的厌恶。

他低头靠近她的粉唇,似笑非笑,“林落,你不会是跟我睡了一晚,睡出感情来了吧?”

两人鼻息胶着,林落看着他微微上扬的唇角,仿佛有着致命的诱惑,心念一动,林落踮起脚尖,把自己的唇贴上去。

男人短暂一滞,随即大手强势搂住她的腰,唇上温热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想要更多。

霍御宸在她腰间上的手猛地地一收,薄唇滑到她的耳畔,声音低沉悦耳,“林小姐,不如我们换个地方。”他从来不知道,林落的身体竟这般诱人,只要靠近,浑身的火热便被轻易勾起。

两人身躯紧密贴合,林落分明感觉到他身下的气势逼人,林落笑笑,“你不怕我对你有阴谋了?”

霍御宸见她唇角戏谑的弧度,欲望更加嚣张了,“到时候你还有力气的话,我愿意领教。”

“别忘了,我们两家势同水火。”

“谁在乎。”霍御宸不以为然,他现在没有兴致跟她聊家族的恩恩怨怨,只想狠狠地这个大胆的女人压在身下。

林落看着他急切的样子,有些心软,可了解霍御宸,一想到这个家伙前世大剌剌地跑到林家豪面前,口出狂言说要跟自己结婚,她眉头一蹙,从他怀里退了开来,“可是我在乎,霍少,我不能因为你被赶出家门。”

霍御宸是一个不会被条条框框束缚的人,家族恩怨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一旦他认定的事情,没有谁能阻止。

可她现在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弟弟还在美国忍受病痛的煎熬,妈妈不明不白地自杀身亡,还有林家豪对她的算计。

她现在还不能跟他扯上关系。

霍御宸脸色渐沉,不悦的语气有些冰冷,“我可以对你负责。”

我知道你会负责,哪怕我怪你,恨你,折磨你,你都未曾有过抛弃的念头。

甚至……可以连命都不要。

林落微笑看着霍御宸,一步一步往后退,“昨晚的事情,是我们的秘密,我不希望被任何人知道,霍御宸!再见。”

明知道只是暂时的,林落还是心痛得无法呼吸,。

在转身的那一刻,眼泪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

霍御宸!等我,等我完成了上辈子的夙愿,我们永远在一起。

你一定要等我。

回到公寓,林落便把耳机插入监听器的接收器里。

沙沙几声过后,便是一片沉静。

她看了眼腕上的表,已经十二点钟了,恐怕林家豪跟于美玲此时正睡得香甜。

林落摘掉耳机后仰在后座上,疲惫地阖上眼睛。

她现在还在上大学,因为家里距离学校有一段距离,所以她在外面租了公寓。

林家豪三年前就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林君起送去美国治疗,林落想跟过去照顾他,却被林家豪无情拒绝了,上一世,她到死都没有再见到弟弟一面。

林落拿出手机,颤抖着点开通讯录里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这一刻,她心中突然害怕了起来,害怕听见弟弟的声音,害怕他会像上辈子那样,在一年后病逝。

电话很快接通了。

“姐!”那边响起一个很欢快的男声。

听着远在美国的熟悉声音,林落粉唇张了张,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姐,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呀!”

“君起!”林落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却发现自己在哽咽。

与此同时眼泪落了下来。

“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君起听到林落话带哭腔,不禁紧张了起来。

“别瞎想,我能发生什么事情。”他离开家的时候才十四岁,林落算算时间,加上上一世他离开的十年,足足十三年没有见到他了。“我就是想你了,你在那边过得好吗?等我暑假过去看你好不好。”

那一股思念,突然犹如破闸的洪水,奔腾着朝她涌来。

“我也很想你,姐,我在这边挺好的,你不要担心我,你别过来了,等我病好了,我就回去,永远陪在你身边。”

林落听着弟弟强装镇定的声音,心疼得一塌糊涂,从小他们姐弟两就相依为命,在君起三岁的时候,妈妈突然患了抑郁症,神志不清的时候,会动手打他们,甚至关进小黑屋里,林落也只比他大了三岁而已啊!

可想而知那时候的日子有多难过。

“好!你要加油,快点好起来。”

林落挂了电话,久久不能从悲伤的情绪走出来,现在国内换心脏的技术还不成熟,基本是换一个死一个,在未来三年后,国内权威的专家才发表了心脏移植成功率为百分十九十五的论文,可那时候弟弟早已经离世了。

所以她要在那之前找到这个专家,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早上林落刚到学校,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林家的座机,看来昨晚的事情林家豪已经知道了。

林落嘴角弯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滑动接听,“喂!”

电话那头立即传来林家豪暴怒的声音,“你现在在哪儿?马上给我滚回来。”

林落面无表情地说道:“怎么了爸,我现在在学校。”

“我不管你在哪里,如果三十分钟之内你没有回来,以后就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我知道了。”

林落冷冷地挂断电话,鼻间不屑地冷嗤一声,说得好像谁稀罕出现在你的面前一样。

听林家豪的声音就知道,他现在很愤怒,这个男人,连亲生女儿都可以毫不顾忌地推出去,那时候的他,心里会不会有一丝的愧疚?

对林初雪这个继女倒是疼到了骨子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林初雪才是他的亲生女儿呢!

05:为什么打我?

林家。

客厅里一个佣人都没有,于美玲抱着林初雪,母女两哭得肝肠寸断。

而林家豪一张脸愤怒到几乎扭曲。

林落刚进门,还没来得及说话,林家豪便急急地冲过来,毫不留情地扇了她一巴掌。

林落脑袋被打偏到一边,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留下来。

“为什么打我?”林落眉头都不皱一下,沉声问。

于美玲此时一见她回来,松开林初雪,发了疯似的扑过来,“你这个贱人,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林落灵活闪开身子,于美玲扑了个空,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很快又站起来,“林落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不去死,你去死……”

见于美玲再次冲过来,林落不耐烦地挡住她的双手,用力甩开。

一旁的林初雪哭声越来越大,于美玲顾不上打林落,连忙爬过去把她抱住。

看着这样的场面,还真是……

林落脑海里只想到两个字——解气!

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林落“焦急”地走到林初雪面前,关切问道:“小雪,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的手臂上,脖子上,甚至那张漂亮的脸蛋,全是触目惊心的淤青。

林落看着都觉得疼,如果不是她事先知情,那么陷入惨境的那个人,便是她了。

林初雪只是抱着于美玲一个劲儿地哭。

这时候,林家豪不悦皱眉,“你还有脸问,我问你,昨晚你对小雪做了什么?为什么丢下她一个人离开?”

“我没有对她做什么,而且我是送了她去坐车以后才离开的,小雪,你告诉我,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你身上全是伤?”林落担忧地抓住林初雪的手。

只见林初雪尖叫一声,捂住自己的脑袋,把脸埋在于美玲的怀里。

嘴里只是发出如同母兽般绝望而惨烈的嘶鸣。

“坐车?坐谁的车?你老实交代,昨天是不是听到我们在书房的谈话了。”林家豪看着林落,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他怀疑林落根本就是知道了他的打算。

林落“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从我进门到现在,你一直在指责我,可是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还装?如果不是你,小雪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林家豪不敢想象,如果林落昨天听到他们的谈话,还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一言不发地做出反击,心思是有多深沉。

“爸!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个女儿,但是你要给我判死刑,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这一声爸,叫得林落自己都觉得恶心,这样的败类,根本就不配。

“好,我问你,昨晚小雪被人下药了你知道吗?”

“小雪被人下药了?怎……怎么会这样?”林落惊讶地捂住嘴。

“你不知道那你为什么把小雪送上那辆车?如果不是你,她怎么会被人玷污。”

一旁的林初雪听到林家豪这句话,叫得更加惨烈了,于美玲使出浑身的力气才把她按住。

林落显然吓坏了,目光呆滞,“爸爸你的意思是小雪坐了她朋友的车被人下药了吗?”

“那根本就不是她朋友,她也不是在车上被人下药的,事情是怎么样,你心知肚明。”不管林落知不知情,林家豪心中都有了想法。

林落,不能再留了。

就知道,林家豪都会把一切归咎在她身上。

林初雪是人,所以不能让那个李总糟蹋。

那她是什么?她就活该被人糟蹋是吗?

既然林落恶心,那他们也别想舒坦,“可是我在恨得什么都不知道呀!是小雪说那辆车是她朋友的,送我们回家,但是我喝了酒,会晕车,所以就让她自己回来了。”

林落不算说话,当时林初雪的确是这么说的。

她继续说道:“这件事,我一定要给我妹讨回公道,我要去报警,让欺负小雪的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

“如果你承认这件事情你是知情的,我还会选择放过你,但你要是执意不肯悔改的话,我会让你承受比小雪更惨痛的代价。”

林落忍不住笑了,实在是可笑至极,这个世界上,哪有亲生父亲会这样算计自己的女儿,更甚,还要给她惨痛的代价。

他凭什么?

林落甚至不想继续伪装下去了,直接撕破脸,就不用跟这样的人渣虚以为蛇了。

可她偏不,她现在改变主意了,林家豪枉为人父,她要让他一无所有,要他跪在妈妈的坟前忏悔,她要亲自踩碎他的尊严。

林落发誓。

“我说过,这件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要查清楚这件事情,并不难,酒吧里面跟外面都有监控,只要查监控,就能看见到底是谁下药,是谁带走小雪,我没做过的事情,我绝不会承认。”

林落心里笃定,林家豪一定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开。

“不要……”

林初雪突然尖叫道。

药是她自己放的,如果查监控的话,那事情不就败露了。

那杯酒明明是林落的,是她,是她害了自己,林初雪只觉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她好恨啊!

林落蹲在林初雪面前,柔声安慰道:“小雪别害怕,姐姐不会让你白白受欺负的。”

“我说了不要啊!你滚,你给我滚。”林初雪猛地推开林落。

如果这件事情闹大,那不是全世界都知道她被李总那个恶心的老男人糟蹋了?

于美玲自然是最了解林初雪的人,哭着指责林落,“你这个贱人,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我女儿都这样了,你是不是要闹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才安心?你要她以后怎么做人?”

“可是……就这样放过那个人吗?”林落迟疑了。

“不用你在这里假惺惺,你给我滚。”于美玲现在恨不得杀了林落。

凭什么她的女儿要受这样的屈辱,为什么她还好好地站在这里。

不知道林家豪是不是心虚了,在听到林落说要报警的时候,便沉默了。

没人拦着,林落便离开了,她站在大门口回头看了眼往日的家,微微叹息一声。

这个家,早已经不成家了。

不,这个家早已不是她跟君起的家了。

本小说暂无完整资源,敬请期待哦~

在线阅读
所有评论()

最新小说

推荐阅读

40962 女教授的房间漫画在线观看韩国漫画《女教授的房间》是一部人气超高的污漫画,又名《超级女孩》。这部漫画讲述了都市中一群男女混乱的爱情故事,其中有教授和学生、女神和屌丝...各种污场合,各种让人想入非非的情景,分分钟引爆你的眼球... 40988 淫乱办公室韩国漫画在线阅读韩国漫画《淫乱办公室》又名《迷情办公室》,讲述的是办公室里一群男女的混乱关系。长相一般的中年男上司,他是怎样逼迫这些年轻貌美的女下属和他做那种事情的呢?属于这间办公室的故事就此开始了... 40987 淫乱办公室漫画在线观看韩国漫画《淫乱办公室》是最近一部很火爆的污漫画,在这家看似普通的公司里,色色的中年男上司与三个美女下属之间似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究竟会发展出怎样的故事呢?感兴趣的一起来看看吧! 40839 职场秘事漫画在线观看韩国漫画《职场秘事》又名《迷情办公室》,是最近超级火爆的一部韩国污漫画,画风和剧情都很给力。一个霸道强硬的坏上司,每天的乐趣就是调戏骚扰办公室里的三个美女员工,就连社长的女儿也不放过,这个办公室变得异常的迷乱... 41388 老赵孙潇潇_极品教练在线阅读《极品教练》是由作者“学车小姐姐”所著。主要讲述了老赵在驾校当教练,班里有个女学员孙潇潇长得十分性感迷人,他动了心,一直想要将她追到手。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宁国绰址信用担保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