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半城小说网
首页 > 言情

幼儿园霸总的心尖宠郑以宣顾衡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牛皮

类型:言情

大小:16MB

时间:2018-11-19 11:44:04

点击阅读

被别人看见了亲亲的他们,被误认为是双双出轨?其实他们早就相恋,而且是青梅竹马的娃娃亲,一个学渣一个学霸,一个软萌可爱,一个霸气逼人的校草有着一段怎样的校园恋情呢?小说书名--《幼儿园霸总的心尖宠》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晋江文学网”,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001萌宝不是两三岁

天气有些热,连着人的心都着浮躁了,李慧琴把排骨放锅里,排骨被热锅一烫发起刺啦一道烟火,李慧琴条件反射般的往后退了一步。

脚底被绊了一下,她低头不悦的看着小不点郑以宣,烦躁的说道:“去去,去,出去,烫到你!”

四岁的郑以宣像个小尾巴似得黏在李慧琴身后,跟本不理妈妈不悦的模样,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我要小丁丁,我要小丁丁,我要小丁丁……”

李慧琴用铲子翻了两遍排骨,倒上酱油,撒上花椒大料,又添好水,同时跟赶郑以宣出去:“快点出去,别在耳朵旁不停的念叨,再磨叽我揍你!”

郑以宣继续碎碎念:“妈妈,我要小丁丁,我要小丁丁,我要小丁丁。”

……

李慧琴举起铲子真恨不得给她小屁股上呼两下,今天周日,从前天周五幼儿园放假起郑以宣就不停的跟在她身后要小丁丁,她这两天听见这个三个字都过敏了。

以为闹一天也就行了,结果昨晚半夜梦里郑以宣还又嘟囔了两次,今天早上一睁眼就开始要小丁丁,感觉这孩子都快走火入魔了。

正巧郑爸爸郑林从外边回来,看着李慧琴不悦的说道:“孩子要什么呢,你给买一个不就完了,多大的事!”

“让我女儿这么上心!”

李慧琴正好盖上锅盖,双手往围裙上擦了两下,弯腰抱起郑以宣送到郑林面前,忍不住笑道:“你女儿要的东西我可买不来,你要能耐,你给她弄去。”

郑林掐着郑以宣的腋下把她拎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给她整理了下额头前的碎发,笑呵呵的问道:“告诉爸爸,到底想要什么?”

郑以宣继续碎碎念:“我要小丁丁,我要小丁丁。”

郑林不明白,看着李慧琴问:“什么是小丁丁?”

“果冻?”

“雪糕?”

郑以宣摇头:“我们班一半小朋友都有呢。”

郑林不高兴了,看着李慧琴不悦的质问:“怎么那么多孩子都有就我女儿没有,你干什么呢?”

“你要没有时间给我说一声,我给孩子买回来。”

李慧琴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郑林莫名其妙,慢悠悠的开口:“你女儿要是有,那就不是女儿,而是儿子了。”

郑林开始没明白,反应了一会忽然明白过来也忍不住笑了,看着郑以宣说:“那个,宣宣啊,你怎么想起要这个了?”

郑以宣嘟着嘴不说话,李慧琴解释道:“还不是隔壁那个顾衡,两个孩子在幼儿园,老师一个没看住就跑厕所比撒尿去了,看谁撒的远,”李慧琴耸了下肩膀,“得,肯定是你女儿输了呗,这就盯上小丁丁了。”

“我是没办法,你要能耐,你给你女儿弄去!”

李慧琴说完去厨房看排骨去了。

郑林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这个……他也无能为力啊!

想了想,商量道:“宣宣,爸爸给你买别的玩具吧?”

“布娃娃?”

“小熊猫?”

“或者下周我们去游乐园?”

郑以宣低着头,嘟着嘴说:“我又不是三岁两岁的小孩子,我就要小丁丁。”

郑林忍俊不禁,揉了揉郑以宣的脑袋说:“那是男孩子才有的东西,女宝宝没有的。”

郑以宣看着郑林,明亮的大眼睛还闪着光泽,反问道:“为什么我要是女宝宝,那我为什么不是男宝宝?”

郑林:“额……”

商量的口吻说:“等明天爸爸琢磨琢磨,想想办法。”

郑以宣眨巴眨巴眼睛,清清脆脆的问:“爸爸你不骗我?”

郑林磨了磨牙,他是不想跟小孩子撒谎,感觉大人就应该以身作则,可那是面对正常事件,现在这种脱离轨迹,脱离自然现象的事情,他实在是没办法不撒谎。

咬着牙说:“爸爸怎么会骗宣宣呢?”

“放心好了。”

郑以宣高兴了,从郑林腿上跳下来就往外跑,恰好被从厨房出来的李慧琴看到,“宣宣,都吃饭了,你干什么去?”

郑以宣头也不回的喊道:“我去找顾衡哥哥——”

李慧琴赶紧催促郑林:“快去把宣宣追回来,马上就吃饭了。”

郑林起身往外走,“我这就去。”

郑以宣家和顾衡家挨着,都是独门的小院,不过院子中间有一块墙坏了,所以不用出门就能从坏墙那里穿过去。

本来两家要把坏墙堵上的,但是考虑到两个孩子不停地串门,堵上坏墙来往就要从大门口走。

出了大门路上来往人多,也容易遇到坏人,所以两家一商量也就留着那块坏墙了。

四岁的郑以宣小腿贼溜,没一会就穿过坏墙跑到了顾家,一边跑还一边扯着嗓门喊着:“顾衡哥哥,我也有小丁丁了,顾衡哥哥,我也有小丁丁了。”

两家都是平房,顾衡的小脑袋从窗户里边探出来,看着她问:“哪来的?”

郑以宣还没等回答,顾衡忽然被人从里边拖走了,隔着窗子都能听见顾妈妈的喊声:“小衡,谁让你爬窗台的,掉出去怎么办?”

顾衡从妈妈怀里跳下来往外跑,跟正跑进来的郑以宣撞了个满怀,又问了一遍:“哪来的?”

郑以宣神情特别骄傲的说:“我爸爸说给我想办法,我爸爸肯定不会骗我!”

顾衡比她大半岁,两个人一个人的生日是下半年,一个人的生日是上半年,所以同在一个班级。

想的事情到底比郑以宣多些,不信的口吻说:“不可能,我妈妈说这是天生的,女孩子就是没有。”

郑以宣不信,瞪着大眼睛看着顾衡说:“你才骗人,我爸爸不会骗我,明天就有了。”

顾衡小小的人抱起胳膊,斜睨着她,底气十足的说道:“你爸爸才骗人,女孩子就是没有。”

郑以宣还是不信,看着顾妈妈走出来问道:“干妈,你说女孩子是没有小丁丁吗?”

顾妈妈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没有。”

郑以宣又确认了一遍:“那再也不会长出来?”

顾妈妈认真的点了点头:“这个是天生的,当然不会长出来。”

郑以宣看着顾衡,慢慢的红了眼圈,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这一声直接响天动地啊!

顾衡手足无措的抬头看着顾妈妈,现在怎么办?

顾妈妈赶紧把郑以宣抱起来,她哪里知道踩了小丫头的尾巴啊,一边往客厅走一边说:“以宣乖,干妈这有好吃的,你干爸刚出门买回来的大果子,以前你都没吃过。”

郑以宣抽抽搭搭的被顾妈妈放到椅子上,顾妈妈从一个牛皮袋子里拿出一块四四方方比巴掌还大的饼干递到她面前:“你看,这个是不是没吃过?”

郑以宣哭声渐小,眼睛亮了一下,可能是刚才哭的太过,这会有些扭捏,偷偷的瞧着干妈手里的饼干,小手指头动了动,最终还是抿着小嘴小脸转向了一旁。

顾妈妈挨着她坐到面前,拉着她的小手把饼干往她的手里塞:“你尝尝,可好吃了,小横我还没舍得给他吃呢,你先吃,等剩下了再给他。”

郑以宣低着头,目光从长长的睫毛缝隙透过瞧着饼干,酥酥黄黄的看着好诱人,她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嘴唇,有点想吃。

顾妈妈观察着她的调动作,明明想吃却又别扭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抿着嘴笑了笑,又说:“等一会你走,干妈再给你拿点,你回去留着慢慢吃。”

郑以宣咬了咬着嘴唇,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看着顾妈妈有些忧虑的说道:“那我妈妈又要怪我出来要吃的了。”

小丫头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里透满了狡黠,惹人又疼又爱,顾妈妈把她抱进怀里,笑着说道:“这又不是你要的,是干妈给的。”

郑以宣乌黑的眼珠转了转,叮嘱道:“那干妈可千万要记得告诉我妈妈吆!”

顾妈妈认真的点了点头:“嗯。”

郑以宣这下满意了,拿着饼干放到嘴边咬了一口,酥酥脆脆的真好吃,忍不住点了点头,“好吃,顾衡哥哥你也……”

她转头扫了一圈,没看见顾衡,“咦,顾衡哥哥哪里去了?”

顾妈妈把她放到地上,拉着她往餐厅走,“吃饭去了吧。”

这会顾衡正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吃饭。

桌上摆了两道菜,顾衡坐在椅子上,桌面都到了他的胸口位置,面前是半碗米饭,他每次吃菜的时候都要伸很长的胳膊甚至身体都要起来一点才能够到,就这样他吃饭的样子特别认真,专注。

郑以宣看见顾衡刚才的不愉快好像一下都消失了,她忍不住兴奋的喊道:“顾衡哥哥你来吃饭了?”

顾衡转头看了她一眼,想到刚才女孩的哭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抬头看见妈妈正看着自己便冲着郑以宣淡淡的嗯了一声。

郑以宣有些不高兴,小声嘀咕道:“那你吃饭也不叫我。”

顾妈妈把郑以宣抱到椅子上,问她:“吃吗?”

郑以宣点了点头:“吃。”

顾妈妈去给郑以宣盛饭,郑以宣转头看着顾衡,一双乌黑大眼睛仿佛不会动了似得,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顾衡碗里的米饭。

顾衡握着勺子又去盛菜的时候发现小丫头一直盯着她,犹豫了一下问道:“要吃吗?”

不等郑以宣回答,他盛了一勺土豆泥已经低到了郑以宣面前:“给。”

郑以宣感觉嘴里好像有条馋虫支配着她,她舔了下嘴唇,张嘴接过了土豆泥,顾衡略带不满的声音说道:“在幼儿园就要我喂,回家还要我喂。”

郑以宣擦了擦嘴巴,笑嘻嘻的说:“顾衡哥哥给的香。”

002自己吃的不香

顾妈妈把米饭放到郑以宣面前,又从盘子里挖了一大块土豆泥放到碗里和匀,把勺子递给她:“吃吧,以宣。”

郑以宣高兴的接过勺子,快乐的吃了起来。

她学吃饭晚,现在用勺子还不太利索,每次弄得到处都是,不像顾衡,上幼儿园第一天就能自己吃饭,还被老师夸了一顿。

她把一碗饭都扒到了桌子上也没吃到嘴里几粒米,气呼呼的摔了勺子,顾衡吃饭快,自己吃完了看郑以宣在那抹眼泪珠子,回头又盛了一碗米饭,一勺一勺的喂给她。

当时连老师都惊讶了,两个娃娃才四岁,太不可思议了。

顾妈妈也知道郑以宣使不利索勺子,所以把土豆泥和米饭和到一起,这样她吃着就方便多了。

顾衡喂完她,也不嫌弃她用过的勺子继续吃饭,一下一下的非常认真。

这边李慧琴等着排骨都差不多了,还没看到郑林回来,扔下铲子出了屋,看见郑林正在墙边抽烟,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没把孩子叫回来?”

郑林回了屋,低声说道:“老顾没在家,我跟过去不合适,你去把以宣叫回来。”

“哦,”李慧琴明白了,顾铭海去南方倒腾药材了,只有蓝月和顾衡母子两个人在家,擦了擦手说:“那你看着点锅,再有五分钟就盛出来,别糊了。”

她说着话往隔壁走。

郑以宣吃了小半碗,手腕有些酸,她又眼巴巴的看着顾衡,嘟囔着小嘴叫道:“顾衡哥哥。”

顾衡有些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位置,小脸绷得特别严肃,说道:“你自己吃,要不学校里又吃不饱了。”

“哦,”郑以宣哦了一声,低头继续挖碗里的饭,吃了小半勺有些委屈的嘀咕道:“可是我自己吃的不香。”

顾衡无语的看了她一眼,把勺子放下跳下椅子四平八稳的走了。

郑以宣放下勺子追过去:“顾衡哥哥,你干什么去?”

“以宣,你吃完了吗?”蓝月看着郑以宣还剩了小半碗的米饭问。

郑以宣头也不回的说:“吃饱了。”话音刚落一眼就看见妈妈走了进来,小步子停了一下快速的往屋里跑,没跑出两步就被李慧琴抓住了胳膊。

“以宣,你往哪跑?”

“不回家吃饭了?”

郑以宣看着她咯咯的笑:“妈妈,我在干妈家吃了。”

“干妈做的土豆泥,可好吃了,我吃了好多呢,”顿了下,她冲着李慧琴眨巴大眼睛,特别得意的说:“都是我自己吃的呢。”

顾衡打开电视机,听了郑以宣的话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心里哼了一声,自己吃顿饭也能当成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幼稚!

蓝月闻声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问道:“还没吃呢,慧琴大姐,在这吃点吧?”

李慧琴嗓门比较大,一说话整个屋子都有回音,回道:“我也做好了,炖的排骨呢,还没完事以宣就跑了出来,谁知道又在你这吃饭了,这丫头也不知道像谁,走到哪吃到哪。”顿了下,她朝里边的屋喊,“小衡,去阿姨家吃排骨吧?”

顾衡隔着门口回道:“不吃了,我刚吃饱了。”

郑以宣立刻接道:“妈妈,我也吃饱了,你自己回去吃吧,我要跟顾衡哥哥一起看电视。”

李慧琴低声训斥她:“看什么电视,晚上睡觉时又该饿了,到时谁伺候你吃?”

“你给我抓紧回去。”

李慧琴说着看了一眼蓝月,打了声招呼:“那个,蓝月,我先走了。”

郑以宣被李慧琴拖着往外走,眼睛一直瞄着茶几上的大果子,忍不住还舔了舔嘴唇。

蓝月眼尖看见了,说道:“慧琴大姐,等一下,”她拿起大果子追了出去,往李慧琴怀里塞:“慧琴大姐,你把这个给以宣带上。”

李慧琴不好意思,给她推了回去:“快留着给小衡吃吧,以宣天天来蹭吃蹭喝,我都不好意思了。”

蓝月直接塞到了她的怀里,看着郑以宣揉了揉她的脑袋:“小衡不喜欢吃甜食,我也不怎么吃,给以宣拿回去吧。”

郑以宣这会高兴了,甜甜的说道:“谢谢,干妈。”

回到郑家,李慧琴不满的跟郑林抱怨:“你快看看你的宝贝女儿吧,每天去隔壁蹭饭不说,还见什么要什么,我都没脸放她出去了。”

郑林笑呵呵的抱起郑以宣,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一脸宠溺的说:“小孩子嘛,以后长大就好了。”

李慧琴给每个人盛了一碗饭,递给郑以宣一把勺子,同时对郑林说道:“反正刚怀孕那会开过玩笑,等出生了一男一女就定个娃娃亲,长大了直接那院嫁到这院,可惜咱们是个姑娘。”

郑林接口道:“都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我觉得顾衡那孩子还行,就是不知道以后什么样。”

顿了下,“这事还是别提了就,当时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别好像我姑娘上赶着似得。”

李慧琴也附和道:“可不是,蓝月这个人还不错,老顾这个人心思就太深了,看不透,看不透,现在外边做生意也不怎么回来,以后人家发达了,肯定看不上我们这种小门小户的。”

郑林不高兴了:“他们看不上咱们,咱们还看不上他们呢,咱们姑娘怎么了,又漂亮,又可爱,还愁找不到婆家……”

看郑林生气了,李慧琴赶紧拆开话题:“看你,孩子才多大,快点吃饭吧。”

郑以宣听不太懂父母说了什么,她正抱着一块排骨啃,啃了两口看着李慧琴问道:“妈妈,什么是娃娃亲啊?”

李慧琴没想到郑以宣问这个问题,直接说她听不懂,看了一眼郑林解释道:“就是你们两个要做好朋友的意思。”

郑以宣用油乎乎的小手擦了下下巴,好奇的继续追问:“就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吗?”

李慧琴用手绢给她擦了一下嘴巴,“嗯,很好很好的朋友。”

郑以宣:“那一辈子都不分开吗?”

李慧琴:“嗯,一辈子都不分开。”

哦,郑以宣好像明白了,忽然去盘子里抓了两块排骨跳下椅子就往外跑:“妈妈,我去给顾衡哥哥送去。”

李慧琴急的大喊:“都这么晚了,还去?”

“人家都睡觉了,你给我回来——”

喊了两声没看见人影,李慧琴无奈的放下筷子,说道:“我去追回来。”

郑林看着她笑,轻飘飘的责备了一句:“这丫头!”

郑以宣从顾家离开后,顾衡去抽屉里拿出一辆差不多有两个拳头大小的小汽车放到了茶几上,这是顾爸爸前几天托人捎回来的,他一直没舍得拿出来。

是个组装小汽车,他和妈妈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组装上的,一直像宝贝似得放着。

蓝月把毛线拿过来,坐在小圆凳上一边织毛衣,一边听着电视,顾衡研究了一会小汽车,又把零件拆开,想着再重新装一次,不操作熟练了,总在心里当回事似得。

蓝月看了眼顾衡认真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不把小汽车给以宣玩?”

顾衡淡淡的说道:“她又不喜欢,弄坏了就会哭。”

蓝雨勾了两下毛线,已经织出了半个身子,拿在顾衡背后比量比量,说道:“那你就别让她看见,否则该跟你要了。”

顿了下,“妈妈倒是挺喜欢以宣的,活泼开朗,性子好,主要是心大,跟这样的人生活不用费什么心机,活的轻松。”

“以前我们商量着给你们两个定个娃娃亲,要是你们以后能在一起,连婆媳关系都省了。”

顾衡刚把前车轱辘装上,停下手里的动作问蓝月:“妈妈,什么是娃娃亲?”

蓝月:“就是将来两个人结婚呀,像爸爸妈妈这样。”

“哦,”顾衡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了,继续专注的研究他的小汽车。

“干妈,顾衡哥哥——”

郑以宣跑到顾家门外,使劲推了两下门没推动,大声喊道,她手里还举着排骨,心急如焚的跳着脚往门里看。

“顾衡哥哥,给我开门啊——”

顾衡在屋里听见外边的喊声皱了皱眉,顾妈妈放下手里的毛衣起身去开门,“来了,以宣。”

顾衡赶紧把小汽车藏起来。

等蓝月一打开门,郑以宣像个老鼠似得就从她身边溜了进来,直接跑到顾衡的面前,把排骨递过去:“顾衡哥哥,我妈妈刚炖的排骨,可好吃了,你尝尝。”

顾衡看了一眼排骨,目光落在她油乎乎的小手上,拧了下鼻子,“我不吃。”

郑以宣不解的问:“为什么不吃啊?”

“很好吃的。”

她说着话还自己咬了一口,吧嗒吧嗒了嘴,尝了尝滋味,又递给顾衡:“顾衡哥哥,真的很好吃,你尝一口。”

顾衡:“……”

小小的眉头皱了一下,心里感叹了一句什么时候郑以宣才能看出别人嫌弃她呢?

不过顾衡到底没吃到郑以宣的排骨,等他觉得自己有些矫情想吃的时候,对方已经吃完了。

郑以宣拍了拍小手,看着顾衡说:“那你要不喜欢,等明天我妈妈再做好吃的时候我给你送来。”

003她还不要跟他玩了呢

郑以宣一边说着话大眼珠子叽里咕噜的一边瞄着屋里的东西,毕竟她才离开了半个小时不到,屋里还是原来的样子,没什么改变。

目光落在茶几上,怎么有个她么见过的东西?

顾衡也注意到了郑以宣的目光,发现自己刚才忙着收拾东西竟然漏了个小部件,赶紧伸手去拿,没想到郑以宣眼疾手快抢了先。

“怎么像个车轱辘啊?”郑以宣一脸好奇宝宝的看着手里的玩具,“顾衡哥哥,我怎么都没见过啊?”

顾衡伸手跟她要:“什么都不是,你给我。”

郑以宣把零件往身后一背,脆生生的说:“不给。”

顾衡想伸手去抢,看见蓝月在旁边给他使眼色,“小衡,给妹妹玩一会,她就是看着新鲜,一会不喜欢就给你了。”

顾衡抿了抿嘴眼巴巴的看着郑以宣叮嘱:“那你别给我弄丢了。”

郑以宣笑嘻嘻的拿过来看了看,又不像布娃娃那样漂亮可爱,实在没什么意思,递到顾衡面前:“给你吧,”等顾衡的手伸过来,她又快速的拿了回去,“不给,之前你怎么没给给我玩?”

顾衡不想搭理她了,走到一旁继续看动画片,郑以宣看着蓝月织毛衣,看了一会无聊,起身说:“干妈,我回去了。”

蓝月把郑以宣送到门口,正巧看见李慧琴过来找她,刚才追出门口碰见隔壁来借家具,她说了会话才完事就过来找郑以宣。

郑以宣跟蓝月说完再见,蹦蹦跳跳的往回走,顾衡想着自己的车轱辘从屋里追出来,喊道:“我的轱辘——”

郑以宣冲着他做了鬼脸一溜烟的跑了。

像个小火箭似得冲进屋,一不小心就撞到了郑林的身上,手指一松,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郑林已经拎起她亲了一口,“干什么呢,这么跑?”

郑以宣搂着郑林的脖子,笑得合不拢嘴,在他怀里撒欢,“顾衡哥哥追我呢。”

郑林已经习惯这个女儿每天调皮的样子了,配合的问:“他追你干什么?”

郑以宣想到顾衡的车轱辘,伸出两只小手看了看,怎么空空的?

“咦,轱辘没有了?”

郑林奇怪的问:“什么轱辘?”

郑以宣想了一会,摇了摇头:“不知道什么轱辘。”

父女两个人说着话,李慧琴随后进了屋,抓过郑以宣说:“该睡觉了,先去洗漱,明早还要上学。”

郑以宣被带进洗手间,李慧琴给她洗完了又拎到床上:“好了,睡觉吧。”

郑以宣躺到床上几秒又爬了起来,被李慧琴按住。

李慧琴有些严肃的声音说:“不老实睡觉,你干什么去?”

郑以宣以前一直跟李慧琴一起睡,自从上了幼儿园就被分床了,当然还是在一个屋。

屋里一张大床,李慧琴和郑林一起住,在墙边放了张小床,让郑以宣住。

怕她晚上睡觉不老实掉地上还在床的外边打了一圈栏杆,平时能收起来,晚上再放上去。

郑以宣不满的说:“我要跟妈妈一起住。”

李慧琴拿过毯子给她盖上,拍着她的肩膀说:“都上幼儿园了就是大宝宝了,必须自己住了。”

郑以宣不服气的问:“可是爸爸比我还要大,为什么你要搂着他?”

李慧琴默了几秒,说道:“那不一样,爸爸妈妈是夫妻,就要一个床睡的。”

夫妻这个词有些超出幼儿园的大纲,郑以宣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问道:“那我为什么没有夫妻?”

李慧琴笑了笑说:“那等你长大了,嫁人了,自然就有老公了。”

郑以宣歪着脑袋沉思,“那什么是老公啊?”

“嫁人就有老公啊?”

李慧琴好耐性的点了点头:“嗯。”

郑以宣又往起爬:“那我现在就要嫁人,我也要有人搂着睡觉。”

李慧琴:“……”

忍不住扑哧笑了,“你才多大点,等长大了才能嫁人呢。”

郑以宣拍了拍胸脯,不服气的说:“可是妈妈,你刚才不是说我都是大宝宝了吗?”

李慧琴:“……”

觉得这孩子越来越难对付了,默了几秒说道:“所以大宝宝就要自己睡觉,等你长到妈妈这么高的时候才算大人了,才能嫁人。”

“哦,”郑以宣不高兴地嘟起了嘴,改了套路说:“妈妈,你给我讲个故事听。”

……

第二天一早顾衡就背着小书包过来了,喊郑以宣:“以宣,上学了。”

郑以宣吃了最后一口饭,拎上书包就往外跑,“顾衡哥哥,你这么早?”

顾衡嗯了一声,还惦记着他的车轱辘,问道:“我的车轱辘呢?”

郑以宣怔了一下,什么是车轱辘了?

顾衡看郑以宣的样子就是忘了,提醒说:“昨晚你去我家拿走的那个,现在玩够了还给我吧。”

郑以宣歪着脑袋想了想一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什么都没有啊,随口说道:“被大老鼠叼走了。”

顾衡:“……”

“你说谎,昨晚你拿走的,你又不喜欢,还给我。”

郑以宣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嘴硬道:“就是被大老鼠叼走了,你去跟它要吧。”

这会两家的大人也出来了,喊着一起走,顾衡看了郑以宣两秒,委屈的眼泪慢慢的溢满眼眶,那是他爸爸给买的,自己都没舍得玩,结果就被郑以宣拿走那么一会就没了,现在一个小汽车怎么都拼不全了。

默了几秒转身往外走,心里恨恨的想着,他再也不要跟郑以宣做朋友了。

郑以宣看顾衡走了,提了提书包,抓紧去追:“顾衡哥哥,你等等我——”

“顾衡哥哥,你干嘛走那么快?”

“顾衡哥哥,你慢点,大门还没开呢?”

……

郑以宣整整郁闷了一天,早晨刚出家门口就碰了个软钉子,她的顾衡哥哥怎么都不肯搭理她,幼儿园里跟他说话也不理,中午一起吃饭,他还端着碗跟别人坐到了一起,午休也不肯挨着她了,好在她性格活泼想的开,很快就找到了别的小朋友玩到了一起。

放学的时候李慧琴来接她,她看了眼顾衡小小的鼻子哼了一声,不理就不理,她还不要跟他玩了呢。

004他不喜欢我了

郑以宣看见同班的小朋友赵雪生走过来,她跟对方摆了摆手:“雪生,等等我。”

赵雪生听见郑以宣叫他,高高兴兴的跑过来,问道:“以宣,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郑以宣偷偷的看了一眼顾衡,小小的少年背着小书包,迈着倔强的步子,没有一点要过来找自己的样子,她看着赵雪生使劲点了一下头:“嗯。”

两个人手拉这手往外走,赵雪生问她:“明天你干什么去?”

“来我家吧,我妈要包饺子,韭菜馅的,你喜欢吃吗?”

郑以宣不喜欢吃韭菜,说道:“我妈妈会烙大饼,你来我家吃大饼啊。”

就这样两个小朋友在分道扬镳之前约定好了明天一起玩,郑以宣随后跟李慧琴不停的絮絮叨,“妈妈,我约了小朋友吃大饼,你明天一定要帮我烙最好看的大饼,知道吗?”

李慧琴无奈的看着她,感叹了一句:“这么一小点都知道请客了,现在的孩子还真不好养活。”

顾衡开始走的很快,后来看见郑以宣跟赵雪生手拉手走到一起就慢下了脚步,心里不太痛快,凭什么对方弄丢了他的玩具连句对不起都没有?

还跟别人跑到一起玩去了?

蓝月看出顾衡不开心问道:“怎么了?”

“今天怎么不跟以宣一块玩了?”

顾衡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就是不想玩了。”

郑以宣回到家往隔壁看了一眼,以往每次从学校回来两个人都是手拉手,走到大门口她妈拉都拉不住,她非跟着顾衡去他家玩上一会。

有时候李慧琴急了才能把她抓回去,要是李慧琴稍一松口,她就在顾衡家吃了。

这会她往隔壁院子里看了一眼,心里不太舒服,咬着嘴唇犹豫了几秒还是乖乖地跟着妈妈回家了。

今天两个孩子都不太对,李慧琴很奇怪的问她:“以宣,今天怎么没等小衡?”

郑以宣低着头往院里走,气呼呼的说:“他不喜欢我了。”

李慧琴:“……”

晚上吃完饭,郑以宣坐到小凳上看电视,连郑林都觉得奇怪了,问李慧琴:“怎么今天丫头这么老实?”

李慧琴悄声说:“跟小衡吵架了。”

郑林明了的点了点头,呵呵笑了两声。

郑以宣在家看了一晚上动画片,早早的睡了,第二天早上还是起不来,是被李慧琴拉起来的,“以宣,吃饭了,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郑以宣揉了揉带着眼屎的眼睛,不高兴的弹了弹腿:“没睡够,没睡够,不要上学,不要上学,好烦啊!”

李慧琴一边给她穿衣服,一边说:“今天放假,不上学。”

郑以宣愣了一下,“是吗?”

随即欢呼起来,“不上学万岁,不上学万岁,我去找顾衡哥哥玩。”

郑以宣穿上衣服没洗脸就要往外跑,李慧琴硬生生的把她拉了回去,“洗了脸吃了饭再出去。”

顿了下,“你不是跟小衡吵架了吗?”

“?”郑以宣怔愣的看着李慧琴,默了几秒,忽然想起来了,顾衡昨天一天都没怎么搭理她,刚才还热情高涨的情绪立刻低落了下去,“那我还是吃饭去吧。”

早饭过后,李慧琴叮嘱完郑以宣不要往外跑就去刷碗了。

郑以宣坐在小凳子上看着门口发呆,顾衡家里有一颗李子树,还有一颗杏树,杏早就过了季了,这会李子刚熟,又香又甜。

当然因为她每天盯着的关系,一有熟的就被她当场摘掉吃了,所以没有太多成熟的李子挂在树上。

可是保不准这两天就熟了很多。

郑以宣舔了舔小嘴,其实她家的小园子也有一颗果树,刚栽了三年的苹果树,今年正好结果,可是她就不喜欢吃自家的,总觉得顾衡家的杏和李子特别好吃。

顾衡不搭理她,她又不是那么贪吃的小孩子,再说她也是有尊严的吧,郑以宣从小凳子上滑下来,去屋里的窗台上找了一个李子核又去厨房的灶火台下拿了把小铲子,她就不信自家长不出来李子。

郑以宣来到小园,这会已经深秋季节,早上的空气有些凉,她深吸了一口气,搓了搓小手准备大干一场。

先得寻个好地方,她寻视了一圈,小园里妈妈种了很多蔬菜,这会还有葱、芹菜,香菜什么的,她琢磨了一下,最讨厌吃香菜,好嘞,就去香菜地里种。

她拿着小铲子去了香菜的池子,找一块土壤最松软的地方,先把香菜拔了,再挖个坑就能把李子埋进去了。

郑以宣拿起铲子挖了两下,她力气小,土壤有点硬,只能挖下来上边一层浮土,拿起李子核放里边试了试,还有一半露在地皮外边,只好把李子核捡起来放到小布兜里继续挖。

“以宣——”

“郑以宣——”

正在郑以宣专心致志的挖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叫她,她抬头看去,赵雪生已经拉开园子门跑了进来,手里我抓着两个小苹果,“以宣,我妈刚给我摘的苹果。”

郑以宣无视他的小苹果,把小铲子递给他:“快点过来,帮我挖这个。”

赵雪生跑的气喘吁吁的,接过铲子问:“你这是干什么呢?”

郑以宣指着她刚才挖出来的小坑说:“我要在这里种李子,明年就可以吃了。”

赵雪生转头往顾衡家里看了一眼,又高又大的李子树上结满了李子,不解的问:“那不是有吗?”

“都快熟了。”

郑以宣撇了撇小嘴,哼了一声:“谁要吃他家的破李子,我要自己种出来的吃着才甜。”

“哦,”赵雪生呼哧呼哧的挖了十多下子,总算出了一个比手巴掌深的坑了,郑以宣弯腰把李子核放进去,说道:“你把土盖上。”

每到周末,郑以宣吃过饭都要跑过来,扯着嗓子喊他“顾衡哥哥——”顾衡已经习惯了,今天早上没听见声音,他趴在门口悄悄看了两眼,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妈妈,你说以宣是不是再也不来找我玩了?”

顾衡有些忧心忡忡的意味。

蓝月看了一眼外边的太阳,毫不在意的说道:“那丫头没心,一会就过来找你了。”

“哦,”顾衡放心了,回到屋里找出一本都被翻烂的小人书看了起来。

现在他已经能认识上百个字了,郑以宣连1到10还分不清。

当然他们班同学都跟郑以宣同一个水平。

从头到尾翻了一遍,顾衡收了小人书,又往外看了一眼,园子里李子树上好几个李子熟了,之前郑以宣几乎每时每刻都要盯着李子树,甚至哪个李子颜色变了一点她都会眼巴巴的问他:“顾衡哥哥,到底熟没熟啊?”

“什么时候能吃啊?”

他被问烦了就摘一个给她,要是熟了她就特别高兴,一边吃一边跟他说好听的话,要是没熟,有些酸,她就抱怨他“不能再等等吗?都不好吃,你干嘛要摘不熟的李子给我?”

每次他都无语的看着她,是谁眼巴巴的盯着李子了?

顾衡看着看着走出屋子去了小园,打算摘两个放屋里,一会郑以宣过来就能给她了,可一个李子还没摘下来,毕竟树很高,他才四岁半而已,还是站在凳子上才够到了一个,目光不经意间瞄向隔壁院子,咦?郑以宣在小园里鼓捣什么呢?

顿了下,怎么赵雪生也来了?

他皱了皱眉头,不高兴的看着隔壁院,犹豫了几秒,喊道:“赵雪生,你干什么呢?”

赵雪生握着铲子正往核桃上盖土,听见有人喊他抬头看过去,是顾衡正一脸好奇的看着他,大声回道:“我们在种李子。”

“种李子?”顾衡心里更奇怪了。

赵雪生继续大声回:“以宣说明年就能吃李子了,你过来一起种吧?”

郑以宣从听见顾衡的声音就一直偷偷的瞧着他,尤其是看着他脑袋顶上那又大又圆的大李子,口水不由自主的就流了出来,她偷偷的擦了擦嘴角,心里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明年我家也有李子了。

顾衡不高兴的回了一句:“不去。”

看着两个人把个香菜池子弄得乱七八糟,他大声喊道:“你们弄坏了香菜池子,等会阿姨一会揍你们!”

赵雪生闻言赶紧扔了铲子,看着郑以宣紧张的问:“现在怎么办啊?”

郑以宣咬着嘴唇想了想,那么多香菜都被她拔了挨揍是肯定逃不了了,看着扔的乱七八糟的香菜,灵机一动忽然有了好办法。

“我们快点把香菜栽回去。”

是个好办法,赵雪生赶紧弯腰去捡,“那我们快点。”

两个人说着话,把香菜都捡起来,又挖了几个坑,把香菜栽上去,郑以宣看着又立起来的香菜拍了拍手,“这回好了,我妈妈发现不了了。”

赵雪生也拍了拍手上的土,点了点头:“嗯,这样就看不见了。”顿了下,他忧心忡忡的提醒道:“以宣,你说香菜会不会影响李子长不出来?”

郑以宣很有底气的摇了摇头:“不会,你看大树多厉害,多硬的地都能长出来,李子也一样了,等明年春天一下雨它就发芽……”

话说了一半,郑以宣忽然想起点什么,对赵赵雪生说道:“你等着,我回去拿点水。”

郑以宣一溜烟的跑回了屋,直接跑到厨房拎出半桶水来,李慧琴正在打扫卫生,也没注意到她到底在干什么,问道:“以宣你干什么呢?”

“祸害人我可打你!”

005娃娃亲

郑以宣已经出了屋,回头冲屋里喊道:“赵雪生渴了,我给他拿点水。”

水桶比郑以宣的膝盖还要高点,乍一提上没觉得多沉,出了屋子就感觉走不动了,她朝赵雪生大喊:“雪生,快点帮我提一下。”

赵雪生跑过去跟她一起拎着水桶往园子里走,最后都倒进了香菜池子,因为水倒太快了,刚才栽的香菜都漂了起来,郑以宣皱眉掐腰看着香菜池子,有些担心的问道:“雪生,你看看李子飘出来了吗?”

赵雪生翘着脚走过去,尽量不让自己踩到水,走到他刚才埋李子核的地方看了一会,没看到李子核,回道:“没有,刚才我们挖的深,出不来。”

“哦,“这回郑以宣放心了,也去不管香菜了,拉着赵雪生提着桶往回走:“走了,我们进屋玩,”顿了下,她提醒说,“千万别让我妈妈知道,听了没?”

赵雪生听话的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担心:“那明年长出李子也瞒不住啊?”

这倒还是个大问题,郑以宣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没事,等明年长出来她要给我拔了我就大哭。”

“嗯,”赵雪生很佩服她的好主意,“对对对,我妈妈也害怕我哭,我一哭他就没褶了。”

竟然还手拉手!

顾衡没摘李子,低头耷拉脑的回了屋,看见蓝月还在织毛衣,走到她面前赌气说:“我不要娃娃亲,以后再也不和她玩了。”

蓝月纳闷的看着他:“怎么,以宣没来找你?”

顿了下,有些不对劲,“以前你俩闹别扭她都忍不了两个小时,这回怎么这么有骨气了?”

顾衡坐到圆凳上不出声,蓝月又说:“她不来找你,你就去找她啊,小孩子过家家还有那么多事,你怎么那么笨呢?”

顾衡气呼呼的说:“我才不找她。”

蓝月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脑袋:“你呀,好朋友还有那么多事,谁先找谁不行?”

顾衡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变形金刚,想到自己的小汽车,男孩子不都喜欢小汽车吗?

赵雪生肯定也喜欢吧。

他弯腰去抽屉里拿出来,看着没了轱辘的小汽车心里不舒服了几秒,想着郑以宣可能都把这事忘了,又去抽屉里摸出几块糖,出了屋往隔壁走去。

这会郑以宣和赵雪生正在玩皮球,两个人在屋地上拍,李慧琴刚收拾好了屋子就被她弄得乱七八糟,烦躁的说道:“以宣,你拿着球去院子里玩。”

郑以宣哦了一声抱着大皮球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顾衡过来了,心里还在怪他昨天不搭理自己的事,哼了一声,睨着他反问道:“你来干什么?”

顾衡也不理她,越过她直接看着她身后的赵雪生说:“雪生,我有小汽车,你玩不玩?”

这会的小汽车还算是稀罕物,街上的车都不怎么多,所以赵雪生一听小汽车立刻激动的跑了过去:“玩,在哪呢,给我看看?”

顾衡拿出小汽车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那你跟我来我家玩。”

赵雪生看了一眼郑以宣,毫无心机的说:“以宣,我们去顾恒家玩汽车吧。”

郑以宣:“……”

她的小朋友就这么叛变了,太坏了,赌气说道:“不去,你去吧。”

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往隔壁走,郑以宣气的直跺脚,犹豫了几秒,凭什么顾衡能来她家,她就不能去顾衡家,便也跑了过去,她就不能去看看干妈了?

顾衡和赵雪生两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台上,把小车放在地方推着走,推了两下走的不太顺利,赵雪生拿起小车翻过来看了看,奇怪道:“怎么缺了一只轱辘啊?”

顾衡看了一眼后边跟过来的郑以宣,刚要说话却被她一句话堵了回去。

只听郑以宣阴阳怪气的口吻说道:“就是,少一只轱辘还好意思拿出来给人玩!”

顾衡:“……”

是他弄丢的吗?

谁弄丢的谁不知道?

郑以宣走到赵雪生身边,一把夺过小汽车,看了两眼,塞回给顾衡:“破车,连轱辘都不全,还当宝贝似得,以为我稀罕呢!”

顾衡:“……”

他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从兜里摸出两颗糖,一颗递给赵雪生,“吃吗?”

这个是杀手锏,郑以宣眼巴巴的看着顾衡,她已经好几天没吃过糖了。

李慧琴早就给她下了禁令,不能吃糖,一颗都不能吃,所以她把自己家翻了好多次都没搜出来一颗,没想到顾衡这里竟然有糖?

不由得咽了口口水,乌黑的大眼睛里也有些可怜,怎么办,好想吃怎么办?

赵雪生接过糖,把糖纸撕掉,问郑以宣:“你吃吗?”不等郑以宣回答他已经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郑以宣眼巴巴的看着糖块进了赵雪生的嘴,现在只有顾衡手上的一个糖块了,眼里慢慢的被一层雾水蒙上,呜呜呜,她竟然被馋哭了。

顾衡慢条斯理的把糖纸扒掉,本来还想再逗逗郑以宣,没想到小丫头的眼泪已经像雨滴似得稀里哗啦的落了下来,他稍一犹豫递到了郑以宣面前,有些别扭的问:“吃吗?”

郑以宣抿着小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糖块,半晌才说了一句话:“那可不是我跟你要的,是你给我的。”

顾衡递到她嘴边,“张嘴。”

郑以宣擦了把眼泪,把糖块夺走就跑了。

赵雪生有些梦幻似得看着顾衡:“以宣是不是哭了?”

顾衡哦了一声,神态自若的回道:“一会就好了。”

果然不到五分钟,郑以宣抱着皮球过来了,好像刚才的不愉快根本没发生过一样,高高兴兴的喊道:“顾衡哥哥,我们一起玩皮球呀!”

顾衡抿着嘴看着郑以宣,小丫头嘴里含着糖块,这会活泼的像只小燕子,蹦蹦跳跳的就来到了他身边,默了几秒,他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院子里又响起了“顾衡哥哥”的声音。

阳光下,少年的笑容格外的温和。

中午做饭的时候李慧琴让郑林去院子里拔几棵香菜回来,郑以宣闹着要卷大饼,她准备了点小白菜什么的,再放点香菜一起卷着吃才好吃。

郑林听了话,去了园子里,看着一池子好像刚被人翻过似得香菜有些奇怪,他走到泥窝的地方拔了几颗,没等他使劲呢香菜已经下来了,莫名其妙的看着香菜池子嘀咕了一句:“她妈干什么呢?拔了的香菜还能栽回去?”

郑林到屋后打算问问李慧琴怎么回事,恰好看见郑以宣领着顾衡和赵雪生过来就忘了这事,拉住郑以宣说:“去洗手,吃饭了。”

“欧,吃大饼了,”郑以宣跟郑林去了洗手间,等郑林倒好了水胡乱的洗了两把就跑了出去,郑林想把她抓回来再好好洗洗,小丫头跟个泥鳅似得已经没影了,赵雪生和顾衡先后走了过来,郑林只好伺候着他们两个人洗了手,然后去餐厅一起吃饭。

郑以宣率先爬上椅子,指着大饼跟李慧琴说:“妈妈,我要吃大饼,不要香菜。”

“就你事多,”李慧琴一边责备她,一边倒了一碗酱,把大饼摊开,放了些小白菜,土豆丝,还有小葱卷好之后先咬了一口,不热了才递给郑以宣:“吃吧,慢点。”

这个时候顾衡和赵雪生也过来了,李慧琴分别给他们一人卷了一个,笑眯眯的说:“吃完了阿姨再给你们卷。”

顾衡吃的比较绅士,赵雪生狼吞虎咽的样子比郑以宣还要厉害,郑以宣一边吃一边得意的问他:“我妈烙的大饼好吃吧?”

赵雪生一边吃一边点头:“嗯,好吃,比我妈包的饺子好吃。”

郑以宣无比豪爽的说:“那你明天再来吃。”

李慧琴在旁边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又看着郑林说:“你看你丫头,自己不做,张罗的可挺勤快。”

郑林呵呵的笑了。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赵雪生的妈妈来了,郑以宣看着赵雪生说:“你妈妈来了。”

赵雪生吃掉最后一口大饼跳下椅子往外走,“那我回去了。”

郑以宣跟他摆手:“那你明天再来玩。”

猜想赵雪生没吃饱,李慧琴拉住往他问:“吃饱了吗?雪生。”

赵妈妈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笑呵呵的说道:“这孩子,一大早就跑出来说找以宣玩,我刚做好饭就过来了,没想到都吃上了,给你添麻烦了。”

李慧琴笑了笑说:“麻烦什么,孩子还没吃饱呢,吃饱了再走。”

说着话李慧琴把赵雪生拉了回来,又给他卷了一张饼,“吃饱了再走。”

赵雪生妈妈被招待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李慧琴问她:“雪生妈妈吃吧?我烙了很多。”

雪生妈妈赶紧摆手:“孩子吃就行了,大人还能跟着吃,这家人脸得多大?”

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三个孩子上午都玩累了,这会敞开了肚皮都挺能吃,李慧琴这么一会的时间都卷了六张了,有心叫郑以宣少吃点,别撑着,又怕另外两个孩子多心,所以也没敢开口。

只是招呼着郑以宣:“你慢点,别弄得哪都是。”

旁边赵妈妈一边笑一边搭话道:“我们雪生就喜欢跟以宣玩,之前他姐问他,你们班谁长得最好看,他就说以宣最好看,他姐还跟他开玩笑,问他长大想娶哪个当老婆,他回答的可痛快了,郑以宣呗……”

赵妈妈说完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李慧琴被弄得不好意思,接话道:“以宣这丫头太淘气了,我和她爸都管不了了,以后嫁到谁家都是祸害。”

郑以宣不明白妈妈说的什么意思,看着李慧琴呲了呲小白牙,把最后半个饼塞爸爸碗里跳下了椅子,“妈妈我吃饱了。”

李慧琴看她拿手要往衣服上蹭,赶紧说道:“去洗洗再出来玩。”

郑以宣往洗手间跑去了。

李慧琴看着她的背影跟赵妈妈说:“你看这疯劲,哪是普通人能受了的。”

“之前我和他爸还想要个二胎了的,现在一个就弄得我头疼的不行。”

……

顾衡吃饭比较安静,一口一口的直到吃完最后一口才从椅子上跳下来往洗手间走去。

赵雪生一边吃一边撒,一边从桌子往起捡着塞到嘴里,看顾衡吃完了也跟着急了,三两下吃完跑了过去。

洗手间里,顾衡跟赵雪生一起洗手,洗着洗着,顾衡忽然开口问道:“你知道娶老婆是什么意思吗?”

赵雪生梗了一下,结巴着回:“反正我爸说将来能跟我过日子。”

顾衡看了他一眼,有些威严的警告道:“以宣跟我定娃娃亲了,你别想了。”

赵雪生:“……”

反应了几秒,嘻嘻笑了,说道:“衡哥,那你要喜欢我就不喜欢她了。”

顾衡:“……“

怎么有种荣升黑涩会老大的既视感?

不过还是很满意赵雪生的回答,但还是又加了一句:“以后你再来找以宣玩,先去我家叫上我。”

赵雪生一副大咧咧的样子说道:“行,”顿了下,“那你得再把你的小汽车给我玩玩。”

顾衡想了想说:“那借你三天,别给我弄坏了。”

在线阅读
所有评论()

最新小说

推荐阅读

40962 女教授的房间漫画在线观看韩国漫画《女教授的房间》是一部人气超高的污漫画,又名《超级女孩》。这部漫画讲述了都市中一群男女混乱的爱情故事,其中有教授和学生、女神和屌丝...各种污场合,各种让人想入非非的情景,分分钟引爆你的眼球... 40988 淫乱办公室韩国漫画在线阅读韩国漫画《淫乱办公室》又名《迷情办公室》,讲述的是办公室里一群男女的混乱关系。长相一般的中年男上司,他是怎样逼迫这些年轻貌美的女下属和他做那种事情的呢?属于这间办公室的故事就此开始了... 40987 淫乱办公室漫画在线观看韩国漫画《淫乱办公室》是最近一部很火爆的污漫画,在这家看似普通的公司里,色色的中年男上司与三个美女下属之间似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究竟会发展出怎样的故事呢?感兴趣的一起来看看吧! 40839 职场秘事漫画在线观看韩国漫画《职场秘事》又名《迷情办公室》,是最近超级火爆的一部韩国污漫画,画风和剧情都很给力。一个霸道强硬的坏上司,每天的乐趣就是调戏骚扰办公室里的三个美女员工,就连社长的女儿也不放过,这个办公室变得异常的迷乱... 41388 老赵孙潇潇_极品教练在线阅读《极品教练》是由作者“学车小姐姐”所著。主要讲述了老赵在驾校当教练,班里有个女学员孙潇潇长得十分性感迷人,他动了心,一直想要将她追到手。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宁国绰址信用担保有限公司